狂犬病政治學

就在舉國新聞媒體彌漫在洪仲丘遭虐死案中,有一則重要的新聞並沒有受到該有的重視與討論。2013年7月16,17,連續兩天,電視及報章新聞都爆出了:「消失50年,狂犬病再現台灣」!這則新聞實則告訴了我們重大的訊息。怎麼說呢?

狂犬病在台灣的歷史其實淵遠流長。早在1903年,府城教會報(今教會公報),就有一篇名為「痟狗」的專文,討論關於狂犬病的種種。文中明確指出,台灣(在當時)確實有狂犬病,然而,多數台灣人並不了解這種疾病的嚴重性和相關知識,直到日本人帶來西方醫學,並且推動公共衛生制度之後,狂犬病的防治才有進展。

1895年,日本人剛到台灣,便發現台灣衛生環境十分糟糕,到處都有傳染病。日本殖民政府為解決台灣衛生及傳染病的問題,翌年即成立「台灣總督府製藥所」,來研究台灣的各種傳染病,並發展相關疫苗;1901年,日本總督府更進一步催生「公醫」制度,建立台灣的公共衛生系統。面對狂犬病,日本殖民政府採取兩種做法:其一、是到處捕捉、撲殺流浪狗,其二、發展自力生產狂犬病疫苗的能力;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1915年,台灣始有能力自製狂犬病疫苗-然後要求民眾替家犬施打疫苗,讓家犬對病毒產生免疫力。經過如此的長期努力,到1930年代,人染狂犬病的病例在台灣愈來愈少,終至完全消失。然而,1947年,狂犬病再度由中國上海輸入台灣;究其原因有兩點:戰後,日本人離開台灣,原先的公共衛生系統瓦解,而新的公衛系統卻仍未建立;此外,因為中國內戰而移民至台灣的人越來越多,這些移動的人口,一併把中國的動物和病毒帶進來台灣-而狂犬病在中國,從古至今,一直都是非常普遍的傳染病。因此,自1948年6月17日,第一例狂犬病患者出現在台北市後,直到WHO(世界衛生組織)介入並引進疫苗(戰後的台灣,一度失去自製疫苗的能力),遲至1958年年底,才不再發現有人類狂犬病病例;而最後一例動物狂犬病病例,則在1961年1月13日發現,此後台灣成為亞洲少數沒有狂犬病的乾淨地區。

這次狂犬病毒再現台灣,媒體炮口一致指向「農委會隱匿狂犬病疫情」,(註一)並且口徑一致的指稱:「台灣由『非疫區』再度成為『疫區』」。這是歪曲的新聞報導,嚴重的誤導民眾的認知。首先,「農委會隱匿狂犬病疫情」,未必是事實,只是一種臆測,更何況,發現數隻死亡動物的狂犬病檢測為陽性,並不等於台灣有狂犬病「疫情」。

而視台灣由非疫區轉為疫區的說法,更是罔顧歷史以及現在的事實。將台灣視為非狂犬病疫區的說法,重點均放在「狂犬病」在台灣消失了五十餘年的論述上;顯然的,這種說法誇大了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創造衛生環境的功勞,刻意忽視、截斷了歷史事件發展的過程(詳見上述)。第二,縱使狂犬病毒有很長一段時間未在台灣被檢測出,也不代表台灣就是國際相關衛生組織認可的「非疫區」。

請看圖一。這是WHO所繪製的2008年全球狂犬病風險地圖。此圖中,台灣被標示為紅色,意即「高風險」:意思是建議旅遊者事先施打疫苗,以免與「家禽」「家畜」(domestic animals)特別是狗或其他病毒帶原者,接觸而遭感染。這樣的標示明顯與台灣的實情不符;然而卻與中國的實情相符。

圖一

圖一

再看圖二。此圖是WHO繪製的2005年狂犬病全球分布圖。在此圖中,每個國家的國名都被標示出來;中國被標示為China,而台灣卻無任何標記;但是,台灣與日本同樣是淡黃色,表示此區沒有狂犬病。做為聯合國相關組織的WHO,在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下,忽視台灣為行使著國家主權的實體,因此在此圖中缺乏Taiwan的標記,情尚有可原;此圖至少正確地反映了台灣沒有狂犬病例的事實。

圖二

圖二

再回頭看圖一,此年台灣不止沒有狂犬病例,更遑論家中飼養的犬、貓有著傳染該病的危險!怎麼台灣忽然就成為狂犬病高風險地區?圖一的繪製時間實際上是2009年;而我們知道,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嚴重傾中政策就開始上路了!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下,WHO將台灣視為與中國相同的狂犬病高風險地區也成為一種當然!WHO並且急欲掩飾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他們在此張圖上加註(在網頁上也有同樣的說明):疾病的分布是依據地區來劃分而非國家(The presentation of material on the maps contained herein does not imply the expression of any opinion whatsoever on the part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oncerning the legal status of any country, territory, city or areas or of its authorities, or concerning the delineation of its frontiers and boundaries.);這一段宣稱是如此的中立,那麼,將台灣劃入與中國相同的「高風險地區」自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

新聞媒體宣稱的台灣由「非疫區」轉而為「疫區」,毫無疑問,是自欺欺人的謊言;因為在WHO的認定裡,台灣早就是與中國同等級的「疫區」了!而造成台灣先驗的,非事實的,成為狂犬病疫區的原因,毫無疑問的是「中國因素」。然而,影響台灣的中國狂犬病因素恐怕不僅於此。根據新聞,花蓮慈濟醫院的醫師陳立光表示,2002年診治過一位來自中國湖南的狂犬病患者;該患者在中國湖南曾遭自家豢養的犬隻咬傷手指,而來台後,在花蓮時狂犬病發作,最後不治死亡。(註二)回顧歷史讓我們知道,1947年之後因為中國的狂犬病毒進入台灣,而造成狂犬病在台死灰復燃。而在馬政府全力傾中的過程中,台灣門戶大開;一切似乎正與過往的歷史類同,中國的人員、物資,甚至動物、疾病,跨海來台了!

三隻野生鼬獾感染狂犬病毒,除了凸顯台灣公衛的危機以外,狂犬病毒怎麼進入台灣的?這才是最最重要的部分(也是新聞媒體刻意忽略的部分!)。消失五十年的病毒不會自己從土裡冒出來!說到底,狂犬病毒再現台灣乃是中國因素所造成;中國一直都是狂犬病疫區,根據OIE(世界動物衛生組織),2000年後,中國人感染狂犬病致死病例,維持上升的趨勢;2010年因狂犬病死亡的人數為1988人(見圖三。全世界每年因狂犬病死亡人數約30000-50000人)。

圖三

圖三

「病毒的歸病毒,政治的歸政治」,這句話顯然不能於現實世界裡成立。馬政府的全力傾中政策,不但使台灣在政治、經濟的領域逐漸喪失自主性,並且也造成了台灣公衛防疫上的漏洞,讓「瘟疫之國」-中國-的疾病漸漸毫無阻礙的漫延至台灣。

台灣在2008年就已經遭WHO認定為狂犬病疫區而且是具感染高風險的區域。現在驗出幾隻鼬獾感染狂犬病毒,也只是讓先驗的變成現在的事實,剛好而已。只要台灣不是個國家,別在自欺欺人說什麼台灣從非疫區變成疫區。中國是疫區,台灣就是疫區,台灣哪裡有自主的空間?

(作者為德國科隆大學生物學博士)

(註一)新聞聯結

(註二)新聞聯結

其它參考資料

沈佳姍. 2012. 日治時期臺灣細菌性免疫醫學發展之研究 ─ 從中央研究機構的制度面考察. 臺灣學研究. 13: 161–184.

沈永紹. 2007. 台灣撲滅重要動物傳染病光榮史-狂犬病篇. 動植物防檢疫季刊. 14: 7-9.

鈴木哲造. 2007. 日治初年台灣衛生政策之展開 -以「公醫報告」之分析為中心.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37: 143–180.

Chiu iāu-chhái. 1903. Siáu-káu. 台南府城教會報. 6: 47.

(刊載於極光電子報第361期,聯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