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殘馬(Ma the bumbler)

國際權威級的雜誌經濟學人稱馬英九為腦殘ㄟ,這下子,馬英九不用擔心他的歷史定位了。
馬英九的「腦殘」,已經有了國際共識。
以下有本篇文章的中文翻譯,方便大家閱讀:

腦殘馬
一位失去光環的總統

當他在2008年首次當選時,總統馬英九被台灣人民寄予厚望,希望他可以打開經濟的新局面。他承諾了與中國的突破性協議,要幫助台灣走出經濟邊緣化的危機。那時候,他的形象是一個從(充滿裙帶關係及內鬨)國民黨竄出的清廉技術官僚。當時他相當受歡迎,跟目前因為貪污而坐牢的獨立派前總統,陳水扁大相逕庭。

五年來,即使他十個月前連任了,事情已經大大改變。尤其是人民對馬的滿意度大幅下降。TVBS民調中心顯示,達到歷史新低的13%。這個國家目前對馬有個共識:馬英九是個沒有效率的白痴。

一般百姓無法改善生活,薪資已經停滯10年了。開放與中國的關係,包含自由貿易協定,最明顯的影響是一如預期地,湧入了大量的中國炒樓資金。以往勞動階層居住的台北市週遭地區,目前的房價約是年薪美金15400的四十倍。貧困線下的家庭遽增,勞團到總統府前面丟雞蛋。

出口約佔了GDP的百分之七十。所以台灣有些問題跟富裕國家的頹勢有些關係。但馬英九的領導也有該詬病的地方。他無法在現在利用一些有力措施,來描繪一個更有希望的未來。更糟糕的是,為了回應反對黨或媒體批評,他頻繁地變更政策。這也顯示了他的優柔寡斷。

大眾的憤怒最早出現在六月,當馬英九將政府補貼的電價調漲。很少人能理解此作法,即使台灣國營的電力公司虧損幾十億。面對大眾的憤怒,馬英九決定延遲第二輪的電價調漲,原本在12月現在會延到明年。

民眾現在也擔心國家的退休金制度會在不到二十年內破產。但馬英九不敢貿然提高保費,因為得冒著引起短期不滿的風險。當馬英九想討好台灣人多數溫和派時,往往國民黨的核心支持份子會扯後腿。大眾抱怨退休軍公教是特權族群,內閣宣布要砍掉影響38萬人,約一百億的年終慰問金。麻煩的是,退休軍人是國民黨最狂熱的支持者。現在一些人揚言要上街頭且下次不投給國民黨。同時,馬英九的清廉形象也隨著內閣秘書長的被起訴而蒙上陰影。

國民黨開始有點黨內鬩牆。近期其黨內傑出政治家連勝文,批評馬英九的經濟政策。他說在這種經濟成長遲緩的情況下執政,也不過是個「丐幫幫主」,暗批了目前國家的貧困處境。

但下任的總統選舉遠在四年後,任何想競逐大位的人不會想在近期推翻馬英九,甚至不會想太露光芒。畢竟他們不會想在此時承擔國家的經濟問題。沒有跡象顯示馬英九的政策走向會改變(或應該改變),但他的信譽正在不停地流失中。

翻譯來源

腦殘者無藥醫也

經濟學人原文

WHEN he was first elected in 2008, Taiwan’s president, Ma Ying-jeou, offered Taiwanese high hopes that the island’s economy would open a new chapter. He promised ground-breaking agreements with China to help end Taiwan’s growing economic marginalisation. At the time, Mr Ma’s image was of a clean technocrat able to rise above the cronyism and infighting of his party, the Kuomintang (KMT). He was a welcome contrast to his fiery and pro-independence predecessor, Chen Shui-bian, now in jail for corruption.

Five years on, and despite being handily re-elected ten months ago, much has changed. In particular, popular satisfaction with Mr Ma has plummeted, to a record low of 13%, according to the TVBS Poll Centre. The country appears to agree on one thing: Mr Ma is an ineffectual bumbler.

Ordinary people do not find their livelihoods improving. Salaries have stagnated for a decade. The most visible impact of more open ties with China, which include a free-trade agreement, has been property speculation in anticipation of a flood of mainland money. Housing in former working-class areas on the edge of Taipei, the capital, now costs up to 40 times the average annual wage of $15,400. The number of families below the poverty line has leapt. Labour activists have taken to pelting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with eggs.

Exports account for 70% of GDP. So some of Taiwan’s problems are down to the dismal state of rich-world economies. Yet Mr Ma’s leadership is also to blame. He has failed to paint a more hopeful future, with sometimes hard measures needed now. Worse, he frequently tweaks policies in response to opposition or media criticism. It suggests indecisiveness.

Public anger first arose in June, when Mr Ma raised the price of government-subsidised electricity. Few Taiwanese understood why, even though Taiwan’s state-owned power company loses billions. In the face of public outrage, Mr Ma postponed a second round of electricity price rises scheduled for December. They will now take place later next year.

People are also worried that a national pension scheme is on course for bankruptcy in less than two decades. Yet Mr Ma cannot bring himself to raise premiums sharply, because of the temporary unpopularity it risks. When Mr Ma does try to appeal to Taiwanese who make up the island’s broad political centre, it often backfires with his party’s core supporters. Following public grumbles that retired civil servants, teachers and ex-servicemen were a privileged group, the cabinet announced plans to cut more than $300m in year-end bonuses, affecting around 381,000. The trouble was, veterans are among the KMT’s most fervent backers. Now some threaten to take to the streets in protest and deprive the KMT of their votes until the plan is scrapped. Meanwhile, Mr Ma’s clean image has been sullied by the indictment of the cabinet secretary-general for graft.

Cracks are starting to grow in the KMT façade. Recently Sean Lien, a prominent politician, criticised Mr Ma’s economic policies, saying that any politician in office during this time of sluggish growth was at best a “master of a beggar clan”—implying a country of paupers.

But the next election is four years away, and presidential hopefuls will not try to oust or even outshine Mr Ma anytime soon. After all, they will not want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untry’s economic problems. Nothing suggests Mr Ma’s main policies will change (or that they should), but his credibility is draining by the day.

廣告

10 回應

  1. […] 來源:Formosaner’s Blog […]

  2. 有"國際認證"的腦殘馬!
    找條狗來當總統也比他強

    悲哀阿

  3. 是誰造成經濟傾中?新潮流!──透識新潮流系列2
    2015年6月4日 台灣守護聯盟[台灣守護周刊]第177期 蔡百銓(前民進黨中央黨部政策會幹事)

    為甚麼2012年美國這麼不信任蔡英文?為甚麼今年仍然不能放心?因為扁政府八年期間,新潮流痞子邱義仁推動「烽火外交」挑釁中美兩國,搞得台灣邦交國少到六個。而在蔡英文訪美之際,美方主動邀請我國陸軍航空601旅與美國太平洋陸軍第25戰鬥航空旅締結為「姊妹旅」,這顯示美國絕對信賴國民黨,並且適時賞蔡英文一個巴掌。就在蔡英文訪美之前,民進黨批評馬英九南海和平倡議,美國亞太副卿卻加以贊美。民進黨準備要與美國對幹?如果朱習會賣台,難道美國歡迎國民黨賣台?
    美國要審核的是民進黨一整套對美政策的白皮書,不是閱讀蔡英文一篇即興式的讀者投書。民進黨沒有兩岸與外交政策,蔡英文是在競選內政部長。
    五月十五日,蔡英文表示,美國「相當在意台灣經濟是否可以維持自主性等問題」。美國顯然擔憂台灣經濟過度傾中而遭到中國綁架?但是是誰造成台灣經濟傾中?馬政府嗎?不。是陳水扁採納新潮流沒有強本的「強本西進」造成的。民進黨難道沒有具備宏觀視野的外交兼兩岸政策人才?本來有的,但是被新潮流一個個鬥爭出去了。
    扁政府還是馬政府?誰躲在陳總統幕後推動沒有強本的「強本西進」而使得台灣經濟遭到中國綁架?
    專門搞鬥爭、搞錢,有甚麼事情不敢做?誰最可能出賣台灣?最沒有原則的政客才最可能出賣台灣。

    數字會說話

    4月29日,馬總統說明九二共識時,提到兩岸經貿,他指出台灣經貿對於中國大陸市場的依賴度:從2000年扁政府開始執政時23.4%,陡增到2008年下野時40.7%。他主政七年期間,不但百分比毫未提高,反而降到39.7%!
    這是綠營不敢面對的真相,也是部分藍營不想接受的事實。當天馬總統是這麼說的:「臺灣對於大陸(含香港)的出口依存度,由民國89年陳前總統水扁上任時的23.4%,增加至民國96年本人上任前的40.7%。這七年來,政府努力分散出口市場。民國103年臺灣對中國大陸出口依賴度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降為39.7%。」

    經濟決定統獨

    台灣能否維持生存,關鍵不在於有沒有九二共識儀式,而在於台灣經濟能否維持自主性。中國政協委員胡鞍鋼十多年前就曾指出:台灣經濟患了糖尿病,必須向中國乞求胰島素;中國如對台灣實施經濟制裁,沙盤推演,只要七天台灣就倒了。
    李光耀認為:「兩岸經濟整合將讓兩岸走在一起,中國就無須動用武力。…民調顯示台灣人民支持獨立勝於統一,這和台灣是否與中國統一無關。」他說,台灣命運仍將由兩岸的現實力量以及美國是否介入而定。
    希拉蕊去年接受台灣《商業週刊》專訪說道︰「若台灣依賴中國太深,這會讓你們變得脆弱。失去經濟獨立,將會影響你們的政治獨立自主性。」她指出,烏克蘭經濟依賴俄羅斯,政治獨立性就降低。希拉蕊提醒台灣,「現在你們得決定經濟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學到處理這段關係的能力,找出『到此為止,不能越界』的底線。例如可以在這一項協議合作,但在另一項協議則否。」

    戒急用忍(1996-2001)

    1996年,李登輝總統宣布「戒急用忍」政策,約束台商繼續西進。其成因必須回溯到1986年美國強迫台幣升值,新台幣從40元升值到33元兌換一美元。許多台商紛紛關掉工廠而西進大陸,利用當地廉價勞力。台灣人紛紛失業,經濟當然逐漸萎縮。
    陳水扁總統改採新潮流所謂「強本西進」政策。2001年他召開經濟發展永續會議,蕭萬長擔任主席,蔡英文副主席,他們廢除「戒急用忍」、主張積極開放。次年初,經濟部火速把李登輝列為「專案審查」與「禁止類」的項目改為「一般許可類」,一舉開放7078項赴中國投資(包括高階個人電腦、筆記型電腦、第三代無線手機等製造業項目),這使得開放比率達到93.82%,以後台灣經濟越來越傾向中國。
    2006年,前國策顧問黃天麟撰文嘆道:「終結台灣的將不會是別人,而是泛綠自己。」他著有《西進亡國論》,捍衛戒急用忍不遺餘力。他曾向我說:「新潮流是無間道,統派混進獨派。」列寧曾說「最堅強的堡壘必須從內部顛覆」,新潮流就是扮演這種裡應外合的角色。他們擁有所謂台獨理論大師,使人不疑他有。「強本西進」只有西進沒有強本,台灣西進毀本,新潮流西進賺錢而自己強本。

    39%的質疑與釋疑

    其實去年五月廿五日馬總統接受《遠見雜誌》專訪時,就曾指出:「2000年台灣對大陸及香港的外銷是24%,2008年增加到40%,現在(2014年)則是39%。台灣跟大陸貿易的絕對量增加,百分比反而降低了。」他解釋,這是因為台灣外銷東協與穆斯林國家的比重增加,降低了對於大陸經濟的依賴。
    六月九日,我寫信到總統府踢館,我質疑「2008年台灣對大陸外銷已經增加到40%,咸認此後一瀉千里,目前數字至少應在70-80%,哪有不升反降的道理。」總統府把我的信函轉到行政院。廿三日,財政部關務署回函,確認39%這個數字。綠營朋友如有疑慮,或可質問關務署(02)25505500分機2825。

    貽誤台美自貿區,昏聵誤國!

    2006年二月,南韓開始與美國談判FTA,扁政府卻毫無動靜。五月底,美國商貿副部長安提亞來台訪問。我提前在《台灣日報》連續發表兩篇文章,建議他推動台美自貿區,以免台灣經濟傾向中國:5/22「為台美自由貿易協定,向巴提亞請命」、5/24「如何維持台海現狀?敬向巴提亞請教」。我把摘要附於拙著《中國學15講》第272頁。
    拙文發表後,邱義仁與蔡英文大夢覺醒,倉促跑到華府要求談判失敗,返台後繼續睡覺。當時美國總統享有國會通過的貿易促進授權(TPA),可與外國政府成立自由貿易區,申請登記期限截至2007年七月。南韓2006年二月開始談判,2007年四月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2012年三月正式生效。

    究竟是誰「傾中賣台」?

    昏聵誤國的蔡英文與新潮流連手,貽誤成立台美自貿區的契機。而所謂「強本西進」造成台灣經濟傾中,幸賴馬英九力挽狂瀾而未更加沉淪。蔡英文敢不敢向美國官員坦承這個事實?綠營朋友願不願意擦亮眼睛認清真相?(2015/5/13) (敬請參考蔡百銓《台灣之戀:卻顧所來徑》「7.14經濟傾向中國:39%的質疑與釋疑」)

  4. 請問民進黨 為什麼要延續國民黨意志支持集會遊行禁制區?
    2016-07-18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 / 高若有(台大工會成員)

    集遊修法是蓄積十年能量的結果。1988年《動員戡亂時期集會遊行法》改名不改制成為《集遊法》,經 1992 年「增加罰則、提高罰款額度」修惡,又經2002年「增加禁制區、開放緊急集遊不事先申請」善惡混合修法,才有了眾人熟知的《集遊法》現今樣貌。
    2006年「集遊惡法修法聯盟」成立,拋出包含「改主管機關、自願報備制、廢禁制區、廢命令解散、廢特別刑罰、執法人員身份識別、政府違法可國賠」七大精神的修法草案。2008 年野草莓期間該案一度進入立法院,卻擱置整整八年。八年來,經歷馬政府行政院三次修改修法草案、國民黨冷凍修法、318佔領立法院期間大法官宣布「許可制」違憲,始終沒有明確進展。三度政黨輪替後,十年一修的《集遊法》終於有機會擺脫戒嚴時期色彩。
    今年3月,集盟與時任立委的鄭麗君合作,幾乎一字不改地重新提出塵封八年的修正案,並與其他提案(蘇治芬修正案、陳亭妃修正案、林淑芬廢法案、陳明文廢法案)合併審查。今年5月,內政委員會以鄭版為骨幹作出決議:納入「改主管機關、自願報備制、廢特別刑罰、執法人員身份識別」四項精神,「政府違法可國賠」條文默默消失,而「禁制區、命令解散」則在民進黨部分立委主張保留、時代力量堅持廢除的情形下送入黨團協商。

    【禁制區】

    民進黨主張的「保留禁制區」倒也非不修改,而是將 300m 的現行禁制區下修為 30m~150m 不等,卻同時增列「總統副總統住居所、醫療院區」。醫療禁制區的概念源自陳亭妃版草案「確保急診室安靜無慮之環境」考量。然而內政委員會卻在召委陳其邁的主導下,將醫療禁制區擴大到所有全台兩萬多間醫療機構,包含隨處可見的牙醫、眼科、耳鼻喉科、中醫與醫美診所。儘管衛福部官員與警政署長皆表示醫療機構太多、難以處理,陳其邁委員卻一句「(縣市政府)吃飽閒著怎麼會去劃定?絕對不會的啦!」就結束討論。
    六月初,集盟與民進黨立委展開協商對話,說明現行《刑法》即可處理妨害醫療的行為,況且集會遊行本來就是就公共議題喚起社會關注,究竟什麼團體會以阻撓急救這種極失人心的手段來爭取社會支持?實在殊難想像。幾位委員卻紛紛表示:「不是所有集遊都像你們這樣理性」、「如果中國派人攻擊總統府怎麼辦?」,隨後開始談起十字弓與狙擊槍的射程。
    委員的顧慮可以理解,但這些極端特例都不該、也無法在《集遊法》框架下解決。設想欲武裝突襲總統府的惡意人士,最合理做法一定是不欲引人耳目、單獨接近機關,以最近距離;絕對不會事先動員、浩浩蕩蕩發起集會,然後在一整排持盾警察與持槍憲兵面前試圖犯案。若真的要徹底執行維安,應該廢除總統府四周道路、禁止任何人靠近,而非允許靠近但禁止集會。張德正駕車衝撞總統府大門之時,警察若舉牌警告有任何意義嗎?何況我國本來就有《特種勤務條例》了。在《集遊法》重複訂定的唯一效果是:「防治數年難有一次的極端狀況」淪為藉口,限縮抗爭才是真的。
    那麼,到底哪裡可以集會遊行?非常簡單:不特定個人可自由行走的公共室外空間,原則上就可以集會遊行。在這個精神下,任何只針對「集會遊行」的禁制區都不需存在。某地不能遊行的唯一正當理由,就是那裡本來就禁止進入。立委所顧慮的機場跑道、軍事設施、總統府矮牆內皆然。

    【談談強制排除】

    命令解散改為強制排除,最大的改變是從「解散集會」變成「排除個別行為人」。這是很有道理的改革,但當排除條件包含「闖入禁制區」的時候,改革就完全失效了,因為所有在場的都是行為人。然而決定國家政策、定奪具拘束力判斷的最高機關——總統府、行政院、法院,通通列入禁制區,這不就是政府拒受監督的明證嗎?你隔條馬路、站在監察院門口抗議行政院,有施壓作用嗎?政府會理你嗎?
    禁制區與強制排除可謂互為表裡,禁制區提供了最方便、常用的排除理由;而若無強制排除,禁制區就毫無意義。在報備制度下,無強制排除的禁制區就只是「不能向政府申請協助交管的區域」,根本雞肋。

    【各位立委,你怎麼說?】

    回到前面沒說完的修法進度。內政委員會 5/12 送出草案後,7/1 進行黨團協商。據側面了解,國、親兩黨皆未出席協商,民進黨有尤美女、顧立雄、李俊邑、陳其邁四位委員到場,時代力量則是林昶佐一位出席。協商結果決定保留既有禁制區(但縮小部分)、增加醫療機構禁制區(也不管急診不急診了,凡醫療機構皆可)、保留四種前提下的強制排除。最終時代力量拒簽,黨團協商在「兩黨缺席、一黨不同意,一黨同意」的情況下結束。
    如此保守的結論令人遺憾,卻也不算太意外。但難以理解的是:內政委員會已經決定把總統府禁制區由 300m 縮小到 150m,為何黨團協商又變回 300m?是國安單位的強力施壓?還是幾位主導立委也覺得很ok?
    隨著修法版本漸漸收攏定案,集盟夥伴從三天前開始一一致電各立委辦公室,詢問對禁制區與強制排除的意見。結果令人相當失望:約半數立委沒有回音,有回應者之中主張廢除與主張保留者大致各半,主張保留的全數都屬民進黨團。時代力量五位立委皆堅持鄭麗君最初提案的精神、同意廢除禁制區與強制排除,令人肯定;而親民黨團四位立委(以及民進黨蔡易餘委員)則提出「廢除強制排除、保留禁制區」的奇怪主張,顯然他們對禁制區的本質還不大瞭解。
    收到這樣的回應,心中難免要問幾個問題。
    請問蘇治芬、陳歐珀、林俊憲三位委員,你們三位在 4/6 領銜提案修正《集遊法》廢除禁制區與命令解散,為何短短100天不到就反悔?蘇、陳兩位如今主張保留禁制區、保留強制排除,林俊憲委員則沒有回應,請問有什麼難言的考量?
    陳明文、張宏陸、吳琪銘、黃偉哲四位委員,你們四個月前與林淑芬委員先後提案廢除《集遊法》。既無集遊法當然也就無禁制區。如今林淑芬依舊堅持廢除禁制區,但吳、黃兩位卻立場大翻轉、主張保留,而陳、張兩位則不願明確回應。為什麼?
    請問陳亭妃委員,你主張保留禁制區我可以理解。但你四個月前提案納入醫療機構係基於確保急診順利之故,如今理念卻被曲解、擴大適用到全台20758間醫療機構,合計最高可畫到50平方公里的禁制區,請問你作何感想?你所主張的「由衛福部劃定」卻被改為「由地方主管機關劃定」,法律下放如此龐大的行政裁量權,你的意見是什麼?
    請問高金素梅委員:你十年前主張修正集遊法,還說「原住民上凱道是奪回凱達格蘭族的傳統領域」。如今凱道禁制區連一公分都沒刪,你還主張保留,請問你的傳統領域在哪裡?
    李彥秀、林德福、張麗善等幾位國民黨委員,貴黨在本次修法中態度消極,意向不明確。你們在十年前的紅衫軍運動時大呼修法保障集遊,為何過去八年立場反轉?如今你們的立場是什麼?特別點名三位,是因為上個月華航罷工時,你們託人送了好幾箱燒餅、飲料到場,貴黨主席洪秀柱也到場聲援(雖然從頭到尾閉口不言)。如果華航空服員選擇到機場集會,你們願意支持廢除機場禁制區嗎?如今長榮航空空服員正在火速串連,未來有機會鼓舞長榮海運的員工團結爭取勞權。你們對港口禁制區的態度是什麼?
    蔡培慧委員,三年前農陣佔領內政部,把台灣社會對不義土地徵收的憤怒帶上最高潮。當時內政部還不在禁制區內,卻因為緊鄰台大醫院,未來依法可以畫入禁制區,請問蔡委員的意見是什麼?為什麼不肯表態?你也曾被暴力拖上警備車,深知抗爭被打壓的痛苦、深知改革道路上國家與人民權力如此不對等,你為什麼不出面反對強制排除?
    劉世芳委員,14年前修法時你即主張禁制區是對言論自由的限縮,認為起碼應該縮小。本次修法你沒有表態,請問你認為禁制區範圍夠小了嗎?
    蔡易餘委員,2012年 5/12 你在凱道抗議油電雙漲,遭中正一分局以「違反禁制區規定」舉牌阻擋,你因為參與推擠而被起訴妨害公務。為什麼你今天還主張保留禁制區,甚至就是你當初被起訴的那個禁制區?當時跟你一起抗議、一起被起訴的王定宇委員都支持廢除禁制區了,請問你在等什麼?我們接下來要推更積極的抗爭除罪化,你願意支持嗎?
    呂孫綾委員,你的選區有兩座發電廠,包括核一廠,你非常重視發電廠污染與潛在污染的議題。過去反核遊行曾行經經濟部;經濟部本身雖非禁制,但修法後若要從經濟部走到凱道,無論選擇福州街、寧波西街、牯嶺街、重慶南路或是和平西路,都會遭遇禁制區,由此足見行政機關對管制集遊的裁量空間何其寬廣。請問你對禁制區和強制排除的意見是什麼?為何不願回應?
    顧立雄委員,你是舉國皆知的人權律師。近年來幾場受矚目的抗爭訴訟如323行政院案、烏來擋車案,你都欣然免費辯護。兩年前行政院驅離時被鎮暴警察痛毆的林明慧老師國賠勝訴,是 323事件中民告官的唯一一場勝利,林老師的委任律師唐玉盈唐律師恰恰就是顧委員你的助理。然而在本次修法中扮演關鍵角色的你,為何在審酌「國家違法妨害集遊時,雖非財產上之損害,民眾亦可申請國賠」時以「我看不用了,我看不用了,請他們配套檢討」三句話就草率擋下條文?你願意替發生在行政院圍牆內的集遊辯護,但卻主張保留延伸至圍牆外、跨過馬路的禁制區,我真的不明白?兩年前林義雄先生絕食反核時,你更親率一群律師在台大醫院急診室門口靜坐、點燭火祈福,你現在怎麼會支持醫院納入禁制區呢?
    蕭美琴委員、尤美女委員,你們是婚姻平權法案的重要推手,過去幾年也都是最積極推動性別平權的立委。幾乎每年同志大遊行必走的公園路、中山南路、襄陽路、館前路,以及血跡斑斑、對台灣同志意義何其重大的常德街、二二八公園周遭,如今通通都因為緊鄰台大醫院而可能畫入禁制區。你們難道可以接受嗎?為什麼你們支持納入!?曾任民進黨婦女部主任的林靜儀委員,你為什麼不表態?委員同時也是林靜儀醫師,如果醫療人員在醫院周遭發起罷工集會,你會主張驅離他們嗎?

    【地圖】

    這份地圖(http://www.civilmedia.tw/wp-content/uploads/2016/07/13765697_1375857265762767_1296275885619105534_o.jpg)是新舊版《集遊法》允許行政機關劃設的禁制區範圍,以台北市中心為例。藍色是現行,綠色是修正案,重疊處以藍綠色標記。10家醫院、314間診所,通通都是新的潛在禁制區。不要告訴我這是國安單位施壓你夾在中間莫可奈何。
    我不說安全距離,這個詞是假斯文。它顯然不是保護藉由參與者的安全,而是被抗議機關的安全。什麼安全?免於被暴民「襲擊」的安全。這證明國家認為是集會遊行威脅自己,而不是自己的錯誤施政威脅人民。這也證明《集遊保障法》是從國家精巧治理反對聲音的思維出發,而非保障集遊。這已經相當程度脫離鄭麗君最初提案的精神,也讓無數對改革報以期待的人大大失望。
    一旦該法照案通過,未來從捷運大安站搭車到台北車站,頭頂上就會經過25個「禁制區潛力點」,平均不到30秒就一個。台北乾脆改名叫「禁制城」算了,還可以和紫禁城遙遙呼應;蔡政府可以推出「襲擊凱道就是襲擊中南海」口號,這樣你們念茲在茲、援以為由設了一堆禁制區的白狼、愛國同心會就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公園路再見。你是守護病人權益的康莊大道,是不可遊行的自由禁制示範區。雖然每次遊行經過我們都會關掉喇叭,也不曾擋過救護車,但立委說不准走就是不准走。中山南路再見,太陽花再見,如今台大兒醫禁制區直逼立法院正門。公投盟差點也再見,當年方仰寧說要永久不許可你的集遊申請、用違法集會拖走你,而我們以為他的豪語只有一年有效期,因為許可制已經宣告違憲。如今你的活動範圍半數落在新禁制區邊界,不小心往西靠一點就符合強制排除要件。
    無限期支持禁制區,無限期支持強制排除。沒料到吧,民進黨竟延續了國民黨的意志,繼續實踐這句話。蔡英文主席當年在自由廣場簽下的「人權永久保固書」,看來就要到期了。但禁制不曾論替,真正無限期。

  5. 哈哈哈!請看綠吱不敢面對的這個真相!
    ———————————————–

    基本人權竟拿來公投
    2018-04-19 蘋果日報 陳芳明(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

    人權議題可以拿來公投嗎?中選會在前天通過反同婚的公投提案:包括一、同婚的合法保障,二、限定合法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三、教育部不應在國小國中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的同志教育。這些明顯違背民主精神與公平原則的提案,竟然都在中選會順利審查通過。同婚議題原來都是屬於基本人權的重要一環,現在竟然需要經過公民投票。此例一開,台灣社會似乎又要從民權初步做起了。這種開倒車的決議,如果發生在戒嚴時期,或在威權體制之下,可能不會讓人訝異。現在居然發生在民主法治臻於成熟的年代,不免會讓人產生時空倒錯的幻覺。
    中選會通過如此黑暗的議案,就是直接對蔡英文總統打臉。我們的記憶還不致如此禁不起考驗,至少我們還記得在競選期間,蔡英文不只一次公開表示:「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這句話打動了多少人心,感動了多少民主信仰者。總統的政見已經經過人民的同意,那已經是一次最公開最公平的公投,為什麼現在又要再來一次。難道蔡英文的政見只是在開玩笑?難道選民只是被她愚弄?難道全民的智慧低於護家盟那群目光如豆者?
    那麼高層次的總統選舉,老早就高過任何一種公投。現在中選會反而通過如此違背基本人權的議案,似乎刻意陷蔡總統於不義。全民選她為總統,等於是在為她的政見背書。在威權時代,性別平等可以公然受到壓迫。不要說同志族群被污名化,即使是女性在《民法》上也受到合法的歧視。現在台灣好不容易進入公民社會的階段,我們終於享有男女平權之後,現在竟然可以如此蔑視婚姻平權。中選會成員應該具有智慧的人,怎麼可以如此健忘,徹底把蔡總統的承諾棄之不顧?也徹底忘記她的承諾是經過公民投票的。
    婚姻平權原來就屬於基本人權,也是普世價值的重要基石。基本人權需要公民投票嗎?普世價值需要再來一次全民認可嗎?中選會的委員們,如果是對台灣歷史有初步的了解,如果對台灣民主有基本的認識,就應該知道我們是如何從黑暗時代走出來。我們永遠無法忘記,有多少同志在黑夜裡哭泣,有多少同志在這個社會遭到歧視。今天我們可以享有民主生活,是台灣每一個住民共同創造出來,怎麼現在突然要偏向一個只有異性戀者才能享有民主的社會?
    我們更不會忘記,去年5月的大法官釋憲已經公開指出,現在實施的《民法》違憲,因為《民法》不准同志結婚。這項釋憲已經為蔡政府背書了,卻一直受到民進黨的推三阻四。在立法院佔絕對多數的民進黨,已經承諾要把同婚立法列入議程。現在已經證明是說話不算話,完全跳票了。這使得反同團體得到有機可乘的機會。台灣基本人權受到如此的糟蹋,民進黨必須負全部責任。現在選舉又來了,同婚議題一定會再拖下去。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執政黨,讓基本人權拿來公投,是公民社會的最大羞辱。

  6. 心中最軟那塊 才是最好吃
    2017-11-17 聯合報 桂竹青/國中教師(台南市)

    執政當局說,勞工是民進黨心裡最軟的一塊。從一例一休再修法來看,勞工在民進黨心裡確實很軟,軟到可以任意揉捏、搥打與踐踏!
    需要奪權時就討好勞工,將勞工形塑成有力的武器,製造勞資對立以及與軍公教的職業別仇視;如今政權在握,又逢二○一八選舉將屆,便立馬轉舵使帆,討好資方,猶能振振有辭。
    我不禁想起白居易的一首詩,其中幾句是這麼說的:「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王莽在尚未篡位之時,總是佯裝一副禮賢下士、謙謙君子的樣子。若他早死而未得權位,誰又能看得出他其實圖謀不軌、狼子野心?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以史為鏡,鑑往知來。或許我們真該感謝民進黨執政,否則人民怎有機會看清他們的真面目呢?

  7. 最軟的一塊 所以要軟土深掘
    覺青涉世未深 最好騙
    下次選舉 寧願含淚投給國民黨 也不投給貪腐詐騙集團資進黨

  8. 扁政府採納新潮流強本西進, 放棄李登輝戒急用忍.
    結果台灣沒有強本, 只有西進. 新潮流強本, 大賺其錢; 台灣毀本!!!
    台灣外貿對於中國市場的倚賴度, 扁政府八年從24%升高到40% (馬政府降低到39%).
    究竟誰在出賣台灣???? 最沒有原則的政客, 才最可能出賣台灣!!!

    彎腰駝背的空心菜, 搭配兩個滿臉橫肉的大流氓(吳乃仁+邱義仁), 這是民進黨的最佳陣容????
    民進黨每個派系都必須世代交替, 只有新潮流不必世代交替!!!
    可憐的空心菜,至死不悟!

    —-2015/04/03 民進黨創黨黨員蔡百銓(國際關係學者.真理大學講師)

  9. 一個民進黨老黨員:競選黨主席宣言
    2018-12-15 蘋果即時 蔡百銓(自由作家)

    緬懷過去威權時期,黨外先進選擇不服從,犧牲奮鬥,創立民進黨與打破政治戒嚴,為人民光復立法權與行政權。然而司法權迄今仍然操在中國國民黨手中。凡我同志應以本黨光榮歷史自豪,繼續協同台灣人民,進行第二場民主革命,光復司法權,期使台灣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
    如今黨主席選舉在即,只見檯面人物工於政治算計,上演封建宮廷戲。本人有志競選黨主席,茲提出政見(三大原則與七項具體改革)如下,期能拋磚引玉,重振本黨百花爭鳴之傳統。

    甲、三大原則:重振黨魂、恪遵黨綱、執行黨紀──
    政黨失去黨魂,就像廢人失去靈魂,如同行屍走肉。政黨領袖踐踏黨綱,必將戕害黨魂。政黨黨紀鬆弛,黨員必將離心離德。唯有恪遵黨綱、伸張黨紀,才能重振黨魂。
    民進黨黨魂是甚麼?打倒邪惡勢力、追求公平正義。本黨提名姚文智競選台北市市長,卻有黨頭目無視黨紀之存在。這些都是斲喪黨魂之惡例。

    乙、七項具體改革──
    (一)確立黨政分離原則:黨務與國務性質不同,黨政應該分家。總統專職國務,不得兼任黨主席,否則本黨與列寧式共產黨何異?黨主席專職黨務,不得競選總統。黨籍總統如果踐踏黨綱、背離民意,黨中央應該開除總統黨籍。而黨政固然分離,應該良性互動:黨籍總統應向黨員解說政策,黨員可向黨籍總統提出政策獻言。
    (二)推行司法改革/陪審制:司法改革乃是台灣第二場民主革命。1987年本黨打破政治戒嚴,光復立法權與行政權,惟法院仍是國民黨開的。本黨如果執政久了,法院會不會變成民進黨開的?唯有光復司法權,把法院交給人民開,台灣才能司法獨立、晉身為真正的民主國家。
    (三)實施公辦選舉:本黨在解嚴前後,一貫主張公辦選舉。試問:競選經費昂貴,當選者如不貪贓搞錢,如何撈本?這種惡質選舉的功能,就是提拔準貪瀆公職人員。唯有實施公辦選舉,才能從鼓勵真正想為人民服務的清廉之士勇於參選與勝選,從根改造台灣的政治。
    (四)各類選舉保證金定在500元:本黨各類選舉保證金,應該定為500元(對照: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總統大選黨內初選,報名費都只收取象徵性的20美元)。
    近年本黨各種選舉大幅提高保證金,以巨額金錢嚇阻有志之士。例如2015年蔡英文把參加本黨總統大選黨內初選保證金,從250萬提高到500萬元。而林右昌只是看守性質的代理黨主席,卻把參加黨主席選舉保證金從75萬元提高到150萬元(假設黨員平均月薪高達10萬元,500萬元必須50個月、150萬元必須15個月不吃不喝)。
    試問:本黨每年領取政黨補助款2億2782萬元,辦理黨內各項選舉有必要剝削黨員嗎?究竟政黨補助金花在哪裡?可否請黨中央把財務透明化,對外公布?
    (五)解散派系:本黨曾經通過解散派系之決議文,詎料新潮流系仍然負隅頑抗。2015年蔡英文宣稱解散派系(本人誤以為真而申請恢復黨籍獲准),但是她卻自己成立英系。本黨應立專案,有效解散派系。
    (六)清廉,要求蔡英文以身作則:在先進民主國家,總統與總理薪資都未編列國務機要費,那種預算是擅自挪用人民稅金當作個人私房錢。政府官員也不得加入或成立基金會,以免基金會變成官員向人民索賄的洗錢機構。
    本黨以清廉為標榜。茲要求蔡英文總統以身作則,廢除國務機要費,並且率領官員退出新境界基金會與小英基金會。
    (七)顛覆現狀,改革現狀:台灣已經原地踏步二十多年,百廢待舉。人民望治心切,希望改革現狀。但是蔡英文政府卻一味維持現狀,既然如此,何必政權輪替?
    特別是新潮流系早期主張街頭路線,反對美麗島系議會路線。後來該系也參加選舉,標榜「進入體制反體制」。如今他們還記得「反體制」之初衷嗎?

    回顧戒嚴與本黨草創初期,先烈先賢拋頭顱灑熱血,打破政治戒嚴,創立民進黨,光復立法權與行政權。本黨務必完成未竟之業,開展第二場民主革命:光復司法權,把法院交給人民開,同時顛覆現狀、改革現狀,推動公辦選舉等重大改革。
    凡我黨員同志務必重振黨魂,再創光榮歷史,建設台灣為司法清明、公平正義的國度,期盼公義使台灣邦國高舉!

  10. 「欺農民」「瞞小英」,九合一選戰焉能不敗!
    2018-12-01 風傳媒 陳昭南(前立法委員、文字工作者、《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https://www.storm.mg/article/665806

    台灣需要新領袖、新領導、新腦袋,新方向等等的感知和願景。但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卻全然無法滿足於人民的此番基本需求,所以人民只好把妳狠狠地「教訓一頓」。
    2014到2016的兩次選舉中,選民曾用選票掀起瘋狗浪似的狂潮淹沒國民黨,那就是民意的表達。而今年民進黨在經歷1124九合一選舉中,也照樣面對強大選民毫不客氣地投下了「不信任」的一票。民進黨在敗選後,小英總統依例立辭黨主席。辭了也就辭了,偏偏還要惺惺作態地發布一份形同「罪己狀」的《給黨員的一封信》,不僅被譏為狗尾續貂,也充分暴露其根本無法讀懂這次敗選的「社會意象底下之真實民心」。
    該信發表於民進黨敗選後的第一次中常會前(12:23),並於稍後的13:30透過臉書直播。至截稿前,直播影片計有36萬次觀看紀錄。
    在信中,小英總統先確認整個執政團隊「包括總統府、行政院、黨部,都必須虛心接受人民的鞭策,並且勇於改變。」特別是,她又再次強調:「我說過,最該改變的人是我。」然而她仍堅定表示「改革沒有錯」,認定自己依然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小英總統承認,之所以會造成此次慘烈敗選的原因,乃是因為「過去改革的過程中,累積下來人民對執政者的不滿,確實在這一次衝擊了我們選舉的表現」。
    當她說的這話之後,我原本還懷抱著「可改變」的深重期待就被瞬間擊碎了。她接下去寫道:「尤其是,在我們推動改革的同時,我們沒有給予受影響的人足夠的撫慰。我們在往進步價值前進的時候,沒有注意到社會大眾有沒有跟上。我們追求經濟、能源、空污轉型的時候,對於跟不上轉型速度的弱勢者,沒有提供足夠的關懷和協助。」
    這樣的表述,小英總統豈非是在告訴我們,她所推動的改革都太快了,快到讓弱勢者「跟不上速度」?真的是這樣子嗎?
    臉書粉專上的「公民廟口-立委在做天在看」於1125下午及時PO出專文「究竟是誰殺了民進黨?」,條列細數著民進黨立法院「到底這三年發生了什麼事?」我相信,任何人看到該一列表,既簡單又明瞭,民進黨之所以慘敗的真正答案就自然會浮現:「蔡英文總統說得很對,這次大敗是因為『改革』,但是是因為全部都『只改革了一半』!」
    2016年小英總統所獲得的689萬選票,絕大多數都支持她「改革」。猶憶是年520就職大典上的演講裡,每提到「改革」時,都會得到如雷掌聲。尤其是當她提到「司法改革」時,所獲得的掌聲還特別熱烈而持久,全場的撼動迄今仍然令人記憶猶新!
    而今呢?別說「司法改革」無影無蹤,其他各項改革,究竟有哪一樣做徹底了?小英厚厚一大疊的選舉白皮書都被藏起來了、都被燒光了?
    小英總統的另一迷思就是「社會和解」和「國家團結」!一般推斷這應該跟她個人的成長環境和處遇所造就的性格有必然關係,不過這屬於坊間的臆測,不能做準。我們仍還回到她在該信中所呈現的具體文字上來討論。她說:「當我為了降低社會衝突,刻意在價值分歧的議題上選擇沉默或模糊時,人民不會因為我的沉默而停止分裂。我雖然做出決策,但沒有站在第一線領導,這導致了社會更分裂。支持者不知道要如何辯護,反對者則聲音越來越大。我們被夾在中間,想要求取兩邊的平衡,卻被兩邊攻擊。」
    按其意思,之所以會在每碰到「價值分歧」就會選擇「沉默或模糊」,乃是為了「降低社會衝突」的基本用心?我們又不免要慎重質問:真是如此嗎?
    既然是為了「降低社會衝突」,照理,一位有能力的領導人就應該搶在第一衝突時間,立即勇敢出面表態,並勒令限期追究和迅速解決、止血才對。怎會是「選擇沉默或模糊」,而任令社會無止境地相互開打而導致「大量失血」?小英總統的這句話,其實能否正確解讀為「龜縮」或「逃避」?
    簡單舉例吧!單一個總統府秘書長的職位就任憑懸缺幾個月而不儘快補實?是因為總統府秘書長這職位本來就可有可無?或是內部爭執不下,而已造成總統府內的所謂「價值分歧」,所以才因舉棋不定而選擇「沉默或模糊」?抑或只單純是為了營造花媽的履職紅地毯,而寧可長期懸位以待?如此失分之舉,萬眾矚目的總統高位掌權者,竟然可以如此弄權放縱?
    再回頭談談我曾一再為文反映過的「農田水利會改制升級」的大事。究竟居於何種用心,民進黨一執政後即在政策上搬上日程表:非要將「農田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不可。
    對於某些位區域立委,為了一舉解決長期被地方派系綁手綁腳的困擾,所以會橫著心要將此一高度自主性的「公法人」納入公務體系,再轉手由執政者任意操縱之。這種用心,在蔣介石、蔣經國乃至李登輝時代就都早已玩過多回了,但結果都無疾而終,何以故?因為其間涉及農田水利會上百年累積的龐大資產,根本不可能用制定法律去執行「合法沒收」!
    然而,這一次上來的全面執政之民進黨卻開始集體掉進「尾巴搖狗」的狂傲情境裡,誤以為:既然全面執政,只要稍稍藉助於操弄權術,即可以上下交征利而為所欲為。所以才會出現蘇嘉全既貴為立院院長之尊還膽敢以會長延任為收買條件,來設宴賄賂各水利會會長的醜劇!至於其間蘇嘉全跟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如何夥同蓄意欺騙小英總統,有詳細的內情說明,此處暫時不贅,有興趣者請詳見《院長用延任「賄賂」,被出賣的農民要「造反」啦!》、《總統「失信」於黃金春等全國水利會長?還是蘇嘉全「欺下瞞上」?》等文。
    我揭露此一內情,初意只是想解開一個謎題:何以標榜「新政治」的立法院長蘇嘉全會甘願跟新潮流系的林聰賢沆瀣一氣,苟行其「瞞上欺下、賣官鬻爵」的遂行私欲之勾當?有一種假設:民進黨已經昏了頭,誤以為自己可以成為萬年執政黨,所以可以把農田水利會永遠捏在自己掌心中?
    這裡再透露一件才剛發生過的騙局。選前的某日、某地,農委會主委林聰賢和總統小英,約見了雲林農田水利會會長林文瑞,央請他選舉幫忙民進黨提名的縣長候選人李進勇。當場,林文瑞在台灣最高領導人及直屬長官面前,只能硬著頭皮立刻回應說沒問題!在事後,林文瑞向友人表示:人情世事,我可以說「不」嗎?
    林文瑞也是「台灣農田水利會長聯誼會」的會長,對農民群眾具有一言九鼎的影響力。問題是:除了林文瑞會長本來就是張榮味集團的人馬之外,具有豐富選舉經驗的林聰賢當場也並沒有具體要求林所欲支持的「選票」要如何開出來?據林文瑞的臨場感覺回述,林聰賢不過就是擺個樣子,瞞騙小英,讓小英誤認為林聰賢有在認真輔選罷了!做為小英農政閣員的政務官,林聰賢究何居心?
    在上項所引各篇文章中,我曾一再警告、也很明白點出,農田水利會的改制升級終將導致「農民造反」的結果。
    在選前,農委會按例曾到各農田水利會一再宣揚改制的好處,唯獨沒有說明取消會長選舉(會員直選)以及「違憲強佔農民財產收歸國有」對農民有何「具體好處」!果然的,最後讓農民用選票表達了集體憤怒之情:「教訓民進黨」!
    從結果論來觀察,這次除了桃園市選區因為有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在各造勢場子對農民朋友拍胸脯打包票「誓死抵擋我們財產被沒收」,以及台南市黃偉哲祖父因為曾在農田水利會任職、退休的緣故而得到該區會員的集體支持之確保外,其餘各區水利會會員所分布各選區內的農業縣市,如宜蘭、新北、竹、苗、中、彰、投、雲、高、屏等地都受到極大化擴散式負面影響,基本上可謂是不留片甲地全軍覆沒。
    這等骯髒事情,小英總統會檢討、會究責嗎?
    回顧民進黨2016年在行政權和立法權的全面執政之最大推手,說是基於太陽花運動所引發出對台灣社會的另類想像,對新政治的文化體系的一種嚮往,應該不為過吧?也就是說,民進黨被推上執政之路的頂峰,其實只是太陽花之激盪所暈開來的一種水面之倒影反射而已。但民進黨對於太陽花所內蓄在水面下的巨大能量,其實是無所察覺或無能力應對的。
    正因此,當2016年全民用選票歡天喜地把小英送進總統府的那一刻起,民進黨即已被推進了「進退不得」的尷尬處境裡:因為,民進黨既無能讀得懂人民對新政治的想像和社會氛圍的焦慮感;更無能讓所有必須立即面對的政經社會問題,都從What和Why轉進到How的實踐頻道上!
    於是,我們開始看到小英總統的民調節節掉落,也看到人民對民進黨施政的耐性不斷出現暴衝。然後,我們也很不忍地看到,人民所喜愛的小英逐漸褪了色而成虎姑婆式的小英了。
    有個社會學理論是這樣說的:當A、B、C、D、E的社會現象都個別存在時,它們就只是A、B、C、D、E的個體而已。可是一旦他們一起串連成一個集合體,也就是把A+B+C+D+E同時放進一個爆顯的社會事件之後,它就決不可能再是這些個體的組合,而是會如化學作用般地自動結合新生的X。
    很可惜的,民進黨完全讀不懂這業經被結合出來的X新個體,他們仍還繼續被纏繞在A、B、C、D、E的各個個體中去找答案,甚至於偶爾還會很憤怒地回覆人民說:你們要的B我已經在做了,但你們要的A目前還做不到,你必須要耐心地等待……?悲哀的是,執政者根本不知道人民所真正需索的X新個體?
    終於,年輕人看懂了民進黨的無能,原來他們也跟國民黨一樣地看不懂年輕人所要的新個體的X、Y、Z!那,他們會不跟你翻臉嗎,他們還會跟你客氣下去嗎?走筆至此,我也許可以套用一下可愛的鄭麗君部長所說過的話說:「不要忘了,這裡是台灣!」更重要的是:這個台灣的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
    最近在某場演講中,我用PTT打出一句話而贏得鼓舞的掌聲:「為了爭民主,為了爭人權,我們這一代人曾經付出了自己的青春歲月,於今終於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實現了「免於恐懼」的自由了!現在該交棒給諸位年輕朋友們。台灣的未來,全都寄望在諸位共同去創造一套屬於台灣的價值。你們想要甚麼,就得靠自己去耕耘努力!」
    小英既然辭掉了民進黨主席,能不能就讓那個「黨」去自行激勵並孕生出她自己的新生命呢?或者是,還想延續「黨國一體」的老情懷,繼續其玩弄「以黨領政」的「變相式民主」的老故事呢?
    政黨會出賣人民,所有的政黨都隨時可能出賣人民;那麼,人民還敢相信「政黨」嗎?
    也許,善意的認定,小英這次在誠懇檢討反省之餘,還更該認真看看勇氣十足的新女力的林淑芬立委前兩天才擊出的一支全壘打:「民進黨雖然在國會取得過半席次,卻贏來不許異議、沒人敢講真話的「黨團戒嚴」,只要不聽話就祭出嚴苛黨紀。盼改革從國會黨團解嚴開始,讓立委得以真正「為民喉舌」。」
    領導人會被屬下欺瞞,不是因為自己太笨,而是自己太矯情和權力傲慢所導致。小英高居「超級總統」大位,不會不明白這道理!只是在享受「權力的滋味」下,她真的能改、肯改嗎?也或許,我們確實能夠很期待,看到她這次在反省中所自期的:「我會做一個很不一樣的總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