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的那天傍晚

天色晚了,燈光從幾戶人家裡透了出來。天馬茶房熱鬧了起來,客人開始多了。阿邁看著夜色漸漸籠罩,想到兩個孩子在家等他,今天賣香煙的錢比平常多了一些;是那些有犯罪意味的私煙所帶來的錢財吧。阿邁不敢在腦中多想關於私煙的種種,他趕快動身收拾他的香煙攤子,該回家了。

「你在這裡賣煙?」阿邁沒注意到,忽然出現了六個人圍在自己身邊。他驚恐極了!「大人!我賣薰,我攏賣專賣局的薰!」「老傅,你看他的樣子,說謊嘛!早上我們在淡水撲了個空,現在逮到個私煙販子了!搜!」阿邁聽不懂這個人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忽然,旁邊的人動作了起來,將他的攤子一下子掀翻。「啊!大人!」阿邁心知事情不妙,叫了出來。十幾個路人聞聲駐足,往這邊圍了過來。「老趙,你看這什麼!這不是專賣局的煙!」「喂!你賣私煙,香煙全部沒收,你今天賺的錢也全部沒收!」「啊!啊!」阿邁還是聽不懂他們說些什麼,但他知道事情不妙,忽然覺得天旋地轉,他看到兩個人把他攤子上的煙全拿走了;他覺得自己快昏厥過去;忽然一股力量用力拉扯他的身體,他跌在地上;抬頭一看,他的錢包被取走了!

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並且開始指指點點,有人說:「不可欺負婦人!」

「啊!大人!大人!薰恁提–去無要緊,m̄-koh錢袂使提走!我求–恁!我有兩个囡仔愛飼;in愛食魚,我欲買魚仔轉去予–in…」

「幹什麼囉囉唆唆的!走開!」「大人!」阿邁一看大人完全不理會他的話,往前便用力的抱住了對方的腳。

「啊!!」一陣尖叫聲劃破了籠罩大地的夜。原來老傅一看阿邁抱住了他的腳,頓時感到又惱又氣,「你這個潑婦!」老傅拿起身邊佩槍,將槍拖由上而下用力揮去,很準確的敲破了阿邁的頭。阿邁因為疼痛放開了手,同時尖叫起來,接著便暈了過去。

圍觀的群眾看到這一幕,頓時鼓譟起來,「阿山仔欺負咱台灣人!」「食人夠夠!」「兇手!袂使予走–去!」

這下,老傅和老趙等六個人緊張了;圍觀群眾越來越多,而且向他們包圍過來。老傅的槍還握在手裡,他看這情況,拿起槍,朝天空扣下了板機。

~~~~~~~~

後來發生的群眾抗議事件,蔓延台灣全島;中國國民黨派了軍隊進行無差別格殺(即綏靖),以及有計劃的,殺害台灣的精英分子(例如,花蓮醫師張七郎父子,台南哲學博士林茂生。。。)(即清鄉)。從二月二十八日這天直到三月份,整個的腥風血雨,難以抹滅的恐怖烙印在台灣人的集體記憶中 –  這替1950年代開始的白色恐怖統治事先做好預備 – 「228事件」是台灣人集體噤聲的開始,也是台灣人價值觀扭曲的開始。時至今日,多少人不願意提起傷痛的記憶?而有更多人更不願,或故意鄉愿的,不去正視歷史 – 而真相或許是,他們不敢抬頭去和凝視着現在的歷史的目光相接。

和稀泥的態度是無可能理解歷史,建立價值的。唯有對國家暴力在過去所犯下的錯誤,徹底反省(不是道歉了事),一個值得我們期待的,公義,和平的國家才會誕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