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 — 霧社事件本事

魏德聖導演十二年的夢想即將實現,賽德克。巴萊。九月九號就要上演了!

在你看電影之前,或是你在看完電影之後,你應該要瞭解,在壯闊的史詩背後,歷史事件的『本事』。

作者:周婉窈(台大歷史所教授)
節錄自『試論台灣戰後關於霧社事件的詮釋』

二、本事:霧社事件梗概

在本節,筆者擬簡單敘述霧社事件的梗概,以作為討論過去關於此一事件之詮釋的基礎。以下是截至目前為止關於霧社事件比較常見的敘述,筆者盡可能補充新訊息和新觀點,但必須承認,我們仍在期待更全面、更精確、更細緻的敘述。在提供「本事」之前,有必要說明泰雅族和賽德克族的分類情況,以免引起混淆。

二○○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賽德克族從泰雅族中獨立出來,成為臺灣原住民族第十四族。該族三語群族人對中文音譯為「賽德克」的族名,在聲(腔)調上有三種不同的發音(念法),即Sediq、Seejiq,以及Seediq,以下除非必要,採原住民族委員會的正式寫法「Sediq」。在正式獨立之前,賽德克族被當成泰雅族之下的一個亞族,另一亞族是泰雅族。這是沿用日本時代的官方分類,雖然有個別的人類學家主張賽德克族和泰雅族在語言、自稱、起源傳說等有所不同,應該分成兩個系統。這個混淆其實並不複雜,目前最令社會一般人困惑的是,太魯閣族的問題了。

太魯閣族於二○○四年一月十四日從泰雅族中獨立出來,成為臺灣原住民族第十二族。究實而言,太魯閣族也是賽德克族,在幾百年前遷移至中央山脈之東。「理想上」,太魯閣族應該和目前的賽德克族一起從泰雅族中獨立出來才對,但因複雜的因素而先行獨立。在這裡,我們不擬討論這個情況,那是祖居地與移居地賽德克族之間要解決或不解決的問題;族群認同牽涉到人群內部的自我界定,不是外人從「血緣」所可單方面決定的。賽德克族內部分為三個語群:Sediq Truku、Seejiq Toda、Seediq Tgdaya,「太魯閣族」內部也有這三個語群。目前這三個語族的漢字音譯寫法不甚統一,本文暫採與原音比較近的寫法:德路固(Truku)、德固達雅(Tgdaya)、都達(Toda)。Truku即太魯閣,Toda長期以來作「道澤」。下表為賽德克族分支示意圖:(註6)(關於Atayal, Seediq, Truku的正名運動,可參考本人拙著:太魯閣行,塞德克也行,西拉雅不准?

霧社事件的起因,由於起義的一方或死或逃,在歷史的舞臺失去發言權,根據日本政軍警資料的綜合分析,約可從三方面討論之:一、勞役剝削問題,二、原住民與日人婚姻問題,三、馬赫坡社頭目的不滿。究實而言,這些只是近因,賽德克諸社之所以蜂起抗暴,應該考慮到更根本的因素,如日本人侵入原本自成世界的賽德克族領域,沒收族人狩獵用槍枝,駐守在部落的日警逐漸取代原部落頭目的地位,在此情況下固有的傳統慣習律法(Gaya或gaya)遭到空前未有的嚴重破壞。這些更深層的分析有待將來研究者共同努力了。以下略述日方認為的三大近因。

勞役問題可以說在霧社群族人中普遍引起不滿。事件發生前,霧社一地的原住民被動員從事頻繁的勞役,大都為建築、修繕工事。勞役過重,接連不斷,警方威逼濫使,怨聲載道。勞役即使有償,也常遠低於應得之資,再者,原住民雖習慣預支薪資,卻不善計算,警方帳目不清,或存心欺騙,引起原住民不滿。事件發生前,霧社小學校寄宿宿舍建築工事正進行中,警方動員了賽德克諸社和其他社群,拖運木材,由於途中各族壯丁常須借宿他社,製造彼此接觸、串連的機會,遂能化激憤的群情為共同行動。

原住民與日人婚姻問題,是指原住民婦女嫁給日本警察而滋生出來的問題。日本領臺之初,為了了解「蕃情」(番情),以利統治,鼓勵警察娶各社頭目或有地位者之女兒為妻。這些警察往往在「內地」(日本本土)已有妻子,因此就近而娶的原住民妻子就成為「內緣妻」——法律不承認,但有婚姻之實的妻子。此類結合難得善終,女方常被拋棄。領導霧社事件的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的妹妹,也嫁了日本巡查近藤儀三郎,數年後丈夫因故行蹤不明。貴為頭目之妹,竟遭人拋棄,族人莫不憤恨。霧社最高權力者是警察單位霧社分室主任。當時的主任佐塚愛佑警部娶了白狗群馬希托巴翁社頭目之女,是位泰雅族女婿。(白狗群屬今泰雅族,在事件發生後站在官方這邊。)佐塚在事件中遭難,有一半泰雅族血統的女兒佐塚佐和子,日後在日本成為名歌手。

要說霧社事件,不能不提莫那魯道。要提莫那魯道,非得說明當時霧社的族群分類。霧社分室所管轄的原住民分為四大部族:德路固群、道澤群、霧社群、萬大群,前三群屬於賽德克族,萬大群屬泰雅族。各群由若干社組成,霧社群共十一社(原本有十二社,但在起事的時點已減為十一社),(註7) 一起舉事的有六社:Mehebu、Truwan、Gungu、Drodux、Suku,以及Boarung;Mehebu(馬赫坡)社即是帶頭的一社。據官方之描述,馬赫坡社之頭目莫那魯道「性慓悍、體軀長大、少壯起擅長戰術」、」「勢大威大,霧社番人無出其右者」。(註8) 然而,莫那魯道和官方扞格不入,頗多過節。前面提過,莫那魯道的妹妹嫁了日本警察,卻遭遺棄。莫那魯道曾兩度和他社計畫謀反,皆被告發,此外還有一些摩擦,不過最直接的導火線是,一九三○年十月七日上午,日本巡查吉村克己等人經過馬赫坡社,當時社中有一對男女正在舉行婚宴,吉村等人入內參觀。莫那魯道的長男達多莫那在場幫忙殺牲,他拉住吉村的手,強拉吉村入宴,誰知吉村嫌酒宴不乾淨,雙方執拗間,吉村竟然用手杖打達多莫那的手。在達多莫那,這是莫大的侮辱,於是毆打吉村。事後,莫那魯道屢次到駐在所請求官方予以穩當的處置,但遲遲不見處理。莫那魯道擔心受到嚴懲,損害身為頭目的威望,也擔心地位被取代,因此利用眾人對勞役之高度不滿,決定舉事。莫那魯道原本冀望十一社都能參與,但最後只有六社參與。我們從決定舉事之後的布局,如切斷聯外電線和道路,同一時間攻擊各駐在所,並選派族中菁英攻占霧社分室奪取槍械和彈藥,採由遠及近的圈圍襲擊法,不能不說反映了舉事前的縝密規劃和戰略思考。(註9)

舉事的日子訂在十月二十七日,該日是霧社每年舉行盛會的大日子,分室轄下的十個學校和教育所,集合在霧社公學校舉行學藝會、展覽會和聯合運動會。來參加的日本人不下二百餘人,郡守依例蒞臨指導,這是霧社事件發生時,能高郡郡守赫然在死亡之列的原因。舉事的霧社群族人在當日清晨分路襲擊各駐在所(派出所),並在八時左右襲擊霧社公學校觀禮的警察和民眾。公學校運動場,一時血肉飛濺,變成慘絕人寰的修羅場。逃到校長宿舍避難的日本人婦女孩童被圍殺殆盡,幾位倖存者躲在死人堆裡,十餘位兒童在一位巡查夫人的帶領下,擠在廁所間,熬過兩天兩夜後方才獲救。據事後統計,各地日方死亡人數總共一百三十九人(男86名,女53名)。

霧社群族人雖然一時取得勝利,但等官方的軍警援助到臨時,便很難抵擋得住。限於篇幅,無法細述日方軍警圍剿起義諸社族人的經過,簡言之,日方軍、警救援和討伐行動於十月二十八日開始,到十二月二十六日才告結束,前後幾乎花了兩個月。起事的霧社六社,戰死、自殺、病死和燒死共六百四十四名,內男三百三十二名,女三百一十二名;六社總人口一千二百三十四名,減少一半以上。至今我們還可以從照片上看到吊死樹上的原住民婦女,狀極慘怖。莫那魯道在逃亡過程中舉槍自決,兩個兒子一戰死,一自縊。此一事件,雙方婦女兒童死亡甚多,舉家罹難者不在少數。

殖民統治當局動用軍警征討反抗的賽德克族,有兩件事值得在此附加一筆。首先是,當時盛傳日方在征討過程中使用了國際禁用的毒瓦斯。此事真相如何,學者間莫衷一是。其次,日方軍警討伐過程中,得力於「味方番」甚多。所謂「味方」就是友好同盟的意思,也就是利用和官方關係友好的原住民來圍剿起義的原住民。更令人怵怖的是,翌年四月「味方番」道澤社在當局的縱容下,大舉襲擊霧社事件倖存者,殺害二百一十四名,導致「反抗番」人口二度銳減,只餘二百九十八人,其後被強制遷居川中島(今仁愛鄉互助村清流部落)。該年十月當局又逮捕二十三名部落男子(15至55歲,加上巴蘭部落15名,共38名),在慘遭酷刑後處死。至此,集中於川中島居住的「反抗番」可說只剩老弱婦孺了。

最後,我們不能不提及重要人物花岡一郎和花岡二郎。花岡兩人出身霧社群荷歌社,沒有血緣關係,婚後成為姻親。他兩人在共學制度實施後,都進入日本孩童就讀的埔里小學校唸書;一郎(Dakis Nobing)卒業於臺中師範學校,就任巡查一職,二郎(Dakis Nawi)則在高等小學校畢業後擔任警手(地位次於巡查)。兩人分別娶了同社姑娘川野花子和高山初子。初子是荷歌社頭目的女兒,花子則是頭目妹妹的女兒,兩人同樣在埔里小學校唸過書。簡言之,二位花岡及他們分別取的妻子花子和初子,都是日本人造就出來的高度日化的原住民。一郎據說對被派任巡查,感到不愉快——他原可當教師。但二郎似乎未曾流露對官方的不滿。族人決定謀反時,兩人似乎未被報知。不過,根據後來的調查報告,事發後,一郎顯然多少有所參與。一郎夫婦與二郎,最後都自殺了。二郎宿舍牆壁上貼有一紙遺書,(註10) 係以毛筆揮灑而成,出以二人之名義,但誰寫的有疑義。文曰:

花岡兩人,吾等不得不告別人世。番人之激憤,蓋因勞役過多方才引發此一事件。吾等亦為番人所捕,不知如何是好。昭和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九時,由於番人守住各方,郡守以下職員全部死於公學校。

一郎切腹自殺前在運動會手冊上用鉛筆寫下寥寥數語:「花岡,在責任上,越考慮越覺得非如此做不行。在這裡的是全部的家人。」(註11) 一郎夫婦帶著一個月大的兒子自殺,在其鄰近,二郎和其他二十位族人一起自縊於稱為dara(楓)的大樹上。花岡二人即使沒參與舉事,最終還是選擇和族人一起承擔共同的命運。從他們的遺言中,我們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種深沈的無奈——既不得不忠於自己的族群,又感到必須對日本人表白什麼似的。

十月底抗暴族人遭到陸軍飛機轟炸,二十餘人被炸死,莫那魯道率領番丁和家人逃到馬赫坡岩窟,日軍繼續空襲。莫那魯道在殺死家人後,帶著38式騎槍,獨自到深山自盡,據說是要到日本人找不到的地方自殺。長子達多繼續和族人奮戰,他的次子巴索早先中彈受傷,請戰友將之殺死,長子達多在與家人喝酒唱歌,互相訣別後自縊。

以下是霧社事件「遺緒」簡表
1932日本人於霧社設立「霧社事件殉難殉職者之墓」(紀念碑)。
1933 莫那魯道遺體為獵人發現。
1934 莫那魯道遺骸,於能高郡役舉辦之工程完竣展覽會中,置於玻璃櫃展示,其後送至臺北帝國大學土俗人種學研究室陳列。一度移至醫學部解剖學教室,其後移至考古人類學系。
1937 川中島創設「川中島社祠」,供族人祭祀。
1950在高永清(中山清)倡議下,改川中島社祠為「餘生紀念碑」。
1953 立「霧社山胞抗日起義紀念碑」及「碧血英風」牌坊。(紀念碑后面有楊肇嘉撰「霧社起義戰歿者紀念碑記」)
1970 以「內政部令」表彰「莫那奴道(即張老)於日據臺灣時期(相當民國十九年)領導本鄉霧社山胞起義抗敵……」。
1973 莫那魯道骸骨由遺族從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迎回霧社安葬。
1974立「莫那魯道烈士之墓」碑及碑文。
1995 立莫那魯道銅像於「霧社抗日事件紀念碑」園區。

~~~

周教授完整的論文請由此下載:(霧社事件-台灣風物)周婉窈

廣告

3 回應

  1. 看電影前先看一下故事吧

  2. 莫 那 魯 道 從 親 日 到 抗 日 2011/09/13

    隨著賽德克‧巴萊上映,莫那魯道的親日與抗日態度,也受矚目討論。
    和印第安英雄瘋馬戰士生平一樣,莫那魯道口傳故事遠比文字多,所以辯識對錯很困難。其實對當時的莫那魯道,或其他原住民領袖而言,日本人只是雙方有利時,可以合作長達30年;必要時也可以翻臉的不穩定盟友。
    一八九六年時日本逐漸領有臺灣平地,一八九七年,日本深堀大尉率14人的探險隊進入中央山脈,在天池附近被托洛克社(或寫成土魯閣)原住民 (即現在所稱的德魯固族人Derlugu) 所殺。日人則策動賽德克族馬赫坡社戰士,協助反攻托洛克社。事後日人對托洛克社實施五年封鎖,結束時又遣布農族,以開放禁令為由,襲殺前來交易的原住民70餘人,加深了各部落間的緊張敵對。
    深崛遇害這年,莫那魯道(Mona Rudao)15歲,但他已經有2年出草成功資歷。莫那魯道一八八二年出生於霧社馬赫坡社的賽德克人部落中,是馬赫波首領魯道巴伊 ( Rudao Bai )的長子。這個部落和許多古代崛起的邊區民族一樣,因為能及抓住時代變化,與強大入侵的政治勢力配合,而逐漸壯大。18歲時莫那魯道已長成186公分的魁偉勇士,少壯時即善於戰術,曾多次率隊出草成功。擁有牛隻甚多,經常宴客,恩威並施,手腕高明,威鎮諸部。他的父親魯道巴伊,提前傳位,由他擔任頭目。
    日人花了好幾年時間,在山區廣建隘勇線,居高臨下,原住民各社雖努力突擊,但總的來說,原住民方逐漸敗退,各社分別繳槍降服。莫那魯道27歲時,明治42年(1909年),日警強力主張馬赫坡駐在所巡查班長近藤儀三郎娶莫那魯道的妹妹狄娃斯魯道(Dewas Rudo),這種婚姻並不受日本法律承認和保障,若遭先生遺棄,生活無著。這一年道澤社(今松崗)也遭日軍出動砲隊,聯合原住民勇士攻擊該社。

      明治44年(1911年),30歲的莫那魯道,參加「蕃人日本內地觀光團」,被招待前往日本參觀武器製造。他見識到「內地」的強大。莫那魯道內心極震懾,返台後向族人說:「日本人比濁水溪的石頭還多,一旦起義反抗,就要有必死的覺悟」。但他也漸知如何靠切斷電話線等手法,與日人抗爭。
    隨著自己多次攻擊鄰近各部落,莫那魯道的危機感日增。近藤儀三郎在大正6年(1917年)被調到花蓮,2個月後失蹤,狄娃斯回到馬赫坡社。雙方不信任感倍增,關係惡化。莫那魯道曾開始在大正8、9、14年(1919年、1920年、1925年)三次藉機動員幫助軍警,同時也秘密召集各部落頭目會議。  
    1920大正9年(有些耆老記為1929),他和勇士們,再協同日軍攻擊撒拉矛群(今梨山),父老相傳,此役莫那魯道手下勇士有5名被獵首,自己也被槍傷臉部,攻擊部隊損失慘重。又被對手譏諷「既然你有本事,該去殺日人,別再來殺同胞」都使莫那魯道羞慚難當。自從撒拉矛群回馬赫坡後,莫那魯道發現,即使他為日人做了這麼多,在日人面前,他仍無發言權。戰後莫那魯道曾向霧社警察分室主任抗議,遭日警列為,必須嚴密監控的頭目。
    1930霧社事件後,這些曾被莫那魯道攻擊的各社,轉為親日,開始報復馬赫坡社及其盟友。

  3. […] 在網上找電影海報時讀到兩篇好文: 從《賽德克.巴萊》談到《天與地》 賽德克。巴萊 — 霧社事件本事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