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民與國 – 之一 – 河

有人說歷史是前人走過的足跡,也有人說歷史是一條河。如果歷史是前人的足跡且值的讓我們回頭探索、追尋,是因為前人踏錯的腳步,會讓現世人警惕,減少現世人犯下相同錯誤的機率。若說歷史是一條河,從遠處而來;當我們追尋,就會看到他切割的痕跡,會看流水曾經的澎湃、涓細、美麗和哀愁;當我們凝視著歷史之河,也看見了他的流向,也見到了未來。

中華民國走過百年的足跡是踉蹌的,而非順遂的。蜿蜒流動的民國百年大河,敢情是澎湃美麗的,還是曲折苦澀?民國百年這條大河,發源於中國(1911)。那一年的動盪在中國的疆土上如泉湧出,匯成了中華民國這大河的源頭;這條河啊,它泊泊的,要去盛接來自堯順禹湯文武周公那正統的,來自更遙遠的歷史長河。只是,它流著流著就乾枯了。那一年( 1949 ),紅太陽高照,曬乾了民國大河。它就這樣從中國的土地上蒸發了。

那一年( 1949 ),中華民國的總統(李宗仁)逃離中國;一個沒有元首的國家,就像一個悲傷的並且找不到頭的人,靜默的結束了生命。

奇妙的事情在一年後發生。中華民國的總統沒有再回來過,但是更早之前辭職的總統忽然又宣佈自己是總統了。於是,如同無頭的屍體接上了頭,就站了起來!那百年大河又開始流動,可是它不在自己的發源地了;它在台灣忽然冒出,轉眼間便泛濫了。

你知道的,那條屬於台灣的歷史之河一直是多難之河。你知道的,那條河遠比中華民國的百年大河更長遠。這條河,1895-1945之間曾經有過許多的衝擊許多的激盪,許多的美麗、浪漫,以及許多的辛酸、哀傷。這條歷史之河未曾流經中華民國的疆土。日本人添加了許多殖民的因子在這條河中,現在,中華民國來了(1945-),等不及或者是不允許?沒有發聲表示意見的機會,台灣的歷史之河忽然就成了民國百年大河的延續。

中華民國一百年在台灣是一件詭異的事情。1945年之前,台灣來不及參與民國的前半生?1945年之後,台灣卻不得不參與民國的死而復生!

沒有歷史記憶的人們,當然會歡欣鼓舞的慶祝民國一百年;快樂就好,不是嗎?稍懂這歷史弔詭的人,不得不為台灣不能自主的命運而悲泣或悲憤。這一百年,台灣走過殖民地的歷史,走過貧窮到富裕,這一切竟都成了民國百年史?一百年啊!人生能有幾個百年?而失去脈絡的民國百年歷史論述,就在政府慌謬的宣傳下,強迫台灣人繼續眈溺下去,直到再一個百年?

歷史親像什麼樣的河?要如何慌謬的流下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