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前的最後陳述

再過幾天,中國的海協會秘書長陳雲林又要來台灣了。
暌違一年,去年,陳雲林來臺期間許多國家暴力的受害者的自訴案件,陸續偵結。
很不性的,其中幾個重大案件法官最後都做出不起訴處份的判決。


比如,上揚唱片行因播放台灣之歌,而遭警方強行進入,關閉音樂並拉下唱片行鐵門。


此事件多家媒體以及民眾均從不同角度拍攝到事發經過,(大家可在youtube上找到很多相關影像紀錄)
然而法官最後竟以『唱片行自行拉下鐵門』將此案不起訴偵結;而當時帶頭闖入唱片行的北頭分局長李漢卿,早已升官。

~~~

我的好朋友,紀錄片導演陳育青小姐,去年陳雲林來臺期間,前往圓山飯店拜訪一名下塌該飯店的國際聲樂家友人,離開時巧遇陳雲林正好要出飯店,旋即拿起隨身攜帶的攝影器具拍攝紀錄。而此動作之後隨即遭警察攔住,並將其強壓至警察局;過程中育青甚至遭到推擠,拖拉而受傷。

育青之後提起自訴。案件至今纏訟近一年,12/10世界人權日,恰巧是本案第八次也是最後一次辯論,再來就要宣判了。

以下,就是她最後的陳述。

~~~

此案進行將近一年,我想大家也都很疲累了。

回頭想想,究竟我們為什麼要付出這麼高昂的成本?

這一年來,我閱讀一些相關的法律、規章,包括警察職權行使法,我發現,它們的精神都是以「保障人民權益」為首要。可是,這些立法的精神,是否能為執行公權力的人所尊重呢?如果人民感受到的侵害多過於保障,我想,我們對政府的信任是會破滅的。

如果不是因為提出自訴,我相信一般人沒有機會看到「協和演習」這份文件,看了之後,我感到十分的震驚,因為它將所有人民表達意見的行為,都預設為「反中情緒」和「不理性行動」、「騷擾貴賓」,所以要進行大規模的編制來執行勤務。

並且,在許多任務編組和勤務分配上,看到有「24小時輪班」、「服勤時間無限延長」這樣的要求。我覺得協和演習,或者說,整個江陳會談的過程,政府高層的心中,並沒有顧慮民意,也沒有顧慮基層員警的處境。

我本人不是因為集會遊行、陳抗而受害於警方的值勤不當,這個案例帶給社會的觀感是:不管你是誰、在哪裡、做什麼,只要警方想對你執行公權力,你都不能夠拒絕,即使你有充分的理由、理性的態度,只要你「不配合」警方值勤,下場就是被強制帶往警察局,並且在這些過程中,警方對法律的看法是「不管你有沒有違法,我現在就是要盤查你的身分」、「叫法官背法條給你聽」、「你法律去翻清楚再來和警察講」。這些言行,教我們如何相信,警職法立法的精神是「保障人民權益」呢?因為它與現實發生的狀況完全不同。這樣的值勤標準,形同國家施暴於人民,將會變成「法律說一套」、「值勤作一套」的混亂狀況。

在八次開庭的過程,我聽到被告許多和實情不符的言論,雖然我能理解,這麼做的目的是出於保護自己、同僚不受牽連,或是遵照長官的指示,不得不從。我還是覺得,身為執法人員,您們的作為不僅是「個人作為」,特別是在法庭這樣莊嚴的地方,諸位的言行,都會記錄在歷史上,是負有責任的。

就我所知,警察大學、中央警官學校的校訓之一是誠實的「誠」,我但願諸位被告的表現能給您們的學弟、學妹,也給社會大眾帶來正面的示範。

歷史上許多侵害人權的事件,都會聽到執行者說「我是依照命令行事」這樣的說法。但這不是免除責任的理由,從施行命令的階層、到接受命令的階層,只要做出侵犯人權的行為,都必須究責。

我有次經過警政署,門口布告欄寫著大大的字「人權.效率.風紀.形象」,人權是擺在第一的,無論是校訓也好,最高警政機關的宣示也好,我真的希望它們能落實到行政命令、值勤標準、甚至各位人民保姆的心中。

我也懇請庭上能做出符合社會期待的判決,我希望這個判決不僅能彌補我所受的傷害,為警察值勤樹立合法、合理的標準、亦能避免未來更多無謂的傷害造成的社會對立。謝謝。

~~~

正義女神在台灣睜開雙眼了嗎?!
天秤歪斜了嗎?利劍揮向人民了嗎?!

此案最後會有什麼樣的判決?
而陳雲林又來了,國家又將以公權力強暴人民了嗎?

廣告

2 回應

  1. 您好,請問文末的正義女神照片能否供東吳大學校內宣導法治做非營利使用?

  2. 這張照片不是我拍的。它是網路照片,原網址我也忘記了。非營利使用應該oka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