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有共同的記憶?談台灣人的悲哀。。。

今天在網路上閒晃搜尋的時候,看到了一部電影的預告片。

其實在一年多前這部電影剛開拍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它了,還曾收到該片導演轉發出的e-mail;尋求學術界的支援,希望能讓電影中的歷史片段,以最接近真實,最無爭議的方式呈現;由於導演對於歷史考究的仔細,以致於整部電影在後製上花了不少時間,讓它的上映日期延後了半年以上。

是的!這是一部嚴謹考究,基於史實改編的電影。

以下是目前電影官方版的預告片︰

片名就叫做 Formosa Betrayed (被背叛的台灣);其所根據的歷史是1980年代台灣近代史上的白色恐怖時期,台灣人為爭取更美好的生活 – 自由,民主,法治 -所作的奮鬥和犧牲。片中幾個重要的橋段,是根據幾件重要的歷史事件所改編;包括了陳文成博士命案(電影的軸線),林宅血案以及520農民抗爭。

這些歷史事件,在你的記憶中嗎?在你的認同裡嗎?難道你以為,這些是「綠色的」的歷史,卻無法產生「台灣的歷史」這樣的認同感?

這是非常悲哀的。當我們的國民教育,還在教授以「道統」為主軸所建構起來的中國史觀(這一史觀就是上下五千年的黃帝唐虞夏商周秦漢,三國,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台灣,在這樣道統史觀的脈絡中,究竟被放在什麼樣的位置呢?現在仍在國中小的孩子們,將來認知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台灣呢?

深諳台灣史的人了解,將台灣歷史地位放在中國道統的脈絡之中,是極其格格不入的。

然而,長期的被殖民,長期的殖民地教育,造就了台灣人民對歷史記憶的分歧, 造就了今天無法完全型塑的自我認同以及國家認同。

幾年前,當民進黨仍然是執政黨並且杜正勝博士仍然擔任教育部長的時候,我與一位網友曾有過如下對話:


:我覺得自己,對中國文化,對中國,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感情。
我:你去過中國沒有?
:沒去過。
我:你對你沒去過的地方有感情?@@xx
~~~
:我說現在的教育部長阿
我:怎樣?
︰他最大的用處就是要把你教成所謂的台灣人
我︰恩。那他跟以前的教育部長一樣嘛。
:怎說?
我:以前的教育部長就是要把你教成所謂的中國人囉。
我:而且,
我:他們還蠻成功的呢。。。
:。。。

你,準備好爬出錯亂的歷史記憶泥淖了嗎?

FormosaBetrayed

我期待這部電影。上映的時候,記得一起來看喔!

如果你對陳文成博士命案不清楚,不了解,請點這個連結

如果你對林宅血案不清楚,不了解,請點這個連結

如果你對520農運不清楚,不了解,請點這個連結

給個Bonus,大家來複習,今天我們自由的生活是如何得來的(絕對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廣告

6 回應

  1. 提案還產被擋 台聯:民進黨轉型正義玩假的
    2007-12-06 中廣新聞

    民進黨推動二二八究責法案,被抨擊是株連九族。今天台聯黨也跳出來抨擊,民進黨說要推動轉型正義,但是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受難者要求索回當年遭到沒收的財產卻阻力連連!立法院102位委員聯署提案協助也被民進黨阻擋,台聯抨擊,民進黨根本是說一套、做一套,消費受難家屬的悲情!(李人岳報導)
    每到選舉,民進黨都會搬出二二八。不過台聯黨立委羅志明卻表示,民進黨口口聲聲轉型正義,事實上卻是在消費二二八受難家屬的歷史悲情!羅志明表示,民進黨提案推動二二八究責條例,提案說明意在保障受難者的告訴權;但是他曾經和102位委員共同提案,希望制定法案協助受難者家屬索回當初遭沒收的金錢與不動產,卻一連8次在程序委員會遭到民進黨的阻擋!
    羅志明表示,受難者家屬雖然得到陳總統所頒發的「回復名譽證書」和補償金,但是提出返還當初被沒收財產的要求卻屢屢遇到阻礙,讓家屬都說民進黨根本是講一套做一套!
    羅志明質疑,民進黨光是會要求清查黨產、追究元兇責任,卻對明顯的現況視若無睹;民進黨應該先通過還財於受難者家屬的法案,再來談追究責任;所謂的轉型正義如果說一套做一套,受難者家屬絕不會接受。

  2. 舊賬新栽關我屁事
    《李敖有話說》第270集逐字稿

    我跟大家說過,我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在人間追求事實的真相和真理。因爲事實的真相追出來的時候,有時候會使我們或者使相關的人覺得很窘,覺得莫可奈何,所以呢需要做其他的解釋,大家才能夠心裏舒服一點。可是我又擋住了這種解釋,因爲我說這種事實只有一種解釋,解釋不是你們那種的,可是有些人他有不同的解釋。
    我給大家先看看,開玩笑似的說,女人的解釋。大家看這張漫畫,這張漫畫是一個人的老婆跟姦夫在通姦,而她的丈夫忽然從窗外爬樓梯爬上來,親眼看到他的老婆在通姦。這時候老婆先發制人講話,老婆說什麼呢?老婆說,Albert,就是丈夫的名字啊,我不能嫁給一個人,什麼人?他不相信我的人。你弄個梯子上來偷看我有沒有偷人,表示什麼呢?表示你不相信我的貞節,所以你跑上來看我,雖然你看到了這個畫面,果然就是不貞節,可是我不貞節這個事情是我的事情,對你而言,你不相信我也是個罪狀啊。所以這女人啊,她的是非先談到了就是怪你,而不是先怪我,怪你的原因就是你怎麽不相信老娘呢?你怎麽以爲我會偷人養漢呢?你怎麽可以爬個梯子來偷看我呢?你這個行爲動機是不好的,因爲你不相信我。所以呢,她把她這個通姦行爲啊反倒撇開一邊,先質問他你爲什麼來偷看我。
    我們覺得很有趣的一個故事啊。這個畫面就是這個女人的理由啊,偷人養漢者的理由,而你來捉姦,來看我的時候,表示你對我不相信。夫妻的感情要好的,你怎麼可以丈夫不相信老婆呢?所以其錯在丈夫。這就是我所說的,它的事實是通姦,事實真相是被揭發,揭發以後解釋的理由,女人的理由跟丈夫的理由不一樣,覺得很有趣。
    臺灣發生的二二八事變,今年二月二十八號又來炒作了。炒作什麽?炒作就是說每年這個時候要鬧一場,就是要炒作二二八。它的理由是什麼呢?我們要促進族群融合。臺灣的族群好比說有臺灣人,有外省人,這個族群融合我們要促進它,所以要炒作二二八。正好相反,你炒作二二八的時候,就是破壞了族群的融合,爲什麼呢?因爲炒作的結論是說,二二八的時候,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這個事件是外省人殺臺灣人。可是我跟大家也講過,歷史的真相是說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是臺灣人殺外省人連殺了十天,最後外省人的部隊登陸了臺灣,就開始殺臺灣人。然後臺灣人又互相告密,就變成了臺灣人殺臺灣人。整個就這麽個事情。這事後的解釋,追查真相是這麽個解釋。
    可是今天不一樣了。因爲所謂的臺灣人扣掉了百分之十五的外省人,扣掉了三十萬的高山族就是原住民,剩下的幾乎有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原來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在臺灣的臺灣人,他們是大多數。他們現在發現他們有對歷史的解釋權,如果有解釋權我覺得是合理的,可是沒有歪曲歷史的權利,你沒有歪曲權。現在被歪曲,所以一談到二二八,矛頭就指向外省的族群。我李敖講過,關我屁事啊?我十二歲,我在北京,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我李敖在北京十二歲,在臺灣你們殺來殺去,跟我李敖有什麽關係啊?所以今天你們說整個的外省族群有原罪,我當然就不服氣啊。而我不服氣,我不是好惹的人啊。我就把整個的內幕,整個的真相,整個史料,整個的文件,通通都給端出來了,弄到大家灰頭土臉。所以我不接受這個外省人的原罪說。
    說臺灣二二八的受害人的後代,有一個人他們說叫張秋梧,她說,認同臺灣的外省人的第二代就不必爲事件負起原罪,但新黨,臺灣的新黨,可以在立法院支援眷村改建和預算六千億,卻要刪除二二八紀念館一千九百萬的預算,完全不認同臺灣,這種外省人就要爲事件背負原罪。有這種事情啊,該不該背原罪就看錢你給不給我,你給我錢就不背,不給錢就背,看到沒有?然後就看到這位女士講,她說,當初二二八事件並非暴動,而是臺灣人民爲了抵抗外來政權的一種抵抗。請問這不是暴動是什麽?當然的確是暴動。可是歷史被改寫了,目前情況就這樣子。
    所以啊,她說,二二八基金會董事張秋梧昨天表示,像新黨這樣子外省人第二代就該繼續背負二二八的原罪。換句話說,你爺爺你爸爸或者其他的外省人,在二二八期間在臺灣的他們害了我們臺灣人,今天當時你還沒出生的也跟你有關。
    就好像伊索寓言裏面的那個狼一樣。狼在水邊喝水,羊在下游也在喝水。這個狼就要吃這個羊,它說,啊你把這個河裏的水啊弄髒了,所以我要吃你,我吃你的原因是因爲你弄髒了河水。這個羊說,你在上游我在下游,水這樣流下來,我怎麽能把你的水弄髒呢?這個狼一想,的確你沒有把我的水弄髒。可是狼說,你的爺爺,你的祖先曾經在上游喝過水,所以把我的水弄髒了,所以我還是要吃你。伊索寓言裏面不講這個故事嗎?所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可是這個罪加到我李敖頭上就不行了,因爲我把真相啊給挖出來了。所以呢,我就這樣子跟大家攪起來了。
    我最主要一個玩笑,可以說是玩笑,開出來。我說,你們說二二八事變外省人殺了臺灣人,就算是殺了臺灣人好了,現在查出來沒有超過一千人,怎麽證明?就是現在有一個“二二八賠償委員會”,這個會裏面說只要張三李四證明了你爸爸或什麽人當年被殺,我們就賠六百萬台幣,相當於一百五十萬人民幣,也是很大的錢了。大家就登記,登記了幾年下來不到一千人。就算外省人殺臺灣人殺了一千人,可是日本人殺了多少臺灣人?日本人從甲午戰爭以後到了臺灣,我給它估算過,殺掉了至少六萬個臺灣人。外省人殺臺灣人,如果是真的話,也不過是一千人,日本人殺臺灣人殺了六萬人。
    它日本人殺的人比外省人多了六十倍,爲什麽不搞一個紀念日來紀念這些被殺的臺灣人?哪一天好呢?在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號,臺灣發生了霧社事件。霧社事件發生的時候,日本人跑過來殺臺灣人,更原始的臺灣人就是高山族。最後用了飛機,用了大炮,用了毒氣來消滅臺灣人。以這一天,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號,作爲一零二七,十月二十七號,一零二七紀念日,大家來追究比外省人殺臺灣人多了六十倍的日本的行爲,我們成立一個紀念日好不好呢?該不該呢?嘿,今天這些臺灣人沒有人吭氣啊,他們不敢跟進啊,不敢得罪日本人啊。那你什麽意思啊?它殺我們六十倍都不追究,用了那麽殘忍的飛機大炮跟毒氣來對付我們臺灣人,我們今天都不追究,而拼命追究我們也殺它殺了十天的外省人,你不覺得是怪事嗎?這是什麽是非標準啊?
    今天我就提出來,我們要以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號霧社事件作爲一個紀念日好不好呢?我們看看麗依京.尤馬,這什麽怪名字啊?就是臺灣的這些高山族,他們原住民,他們寫的文章,《一個被遺忘的聲音》,它這裏面說得很清楚,別忘了原住民才是真正的受難者,原住民在二二八事件中怎麽怎麽受難。你說他是外省人,你說你是臺灣人,在我們原住民的眼裏,你們通通是漢族,通通是外來的。我們原住民在臺灣這個島上面,我們和和平平,快快樂樂地住了四千年了,忽然這四百年來你們這些漢人跑到臺灣來,你們欺負我們,都是漢人。今天你們自己窩裏反,說他是四百年前來的,他是四百年後來的。你們說誰先誰後,誰真誰假,在我們原住民眼裏通通是假貨。就好像在美國印第安人眼裏,你們這些白種人,你們這些黑種人,通通都是外來的嘛,你們哪裡是真正的美洲人?真正的美洲人是我們印第安人,是黃種的,不是嗎?
    這就是我跟大家講的,有這麽多情況以後,今天他們發現,他們口口聲聲說二二八,利用二二八事變是個公義的和平的事件,我把它寫成了舊賬新栽。什麽叫做舊賬新栽?當年的這筆賬,臺灣人殺外省人殺了十天,外省人軍隊上來殺了十天,今天對我們而言,這是五十七年以前的事情。當年的你殺我,我殺你這些人垂垂老矣,或者都見了上帝,或者見閻王了,跟現在有什麽關係啊?整天製造這個悲情,一邊製造一邊說我們不要陷入悲情;一邊製造族群的衝突,一邊說我們要維護公義和和平,請問這不是胡鬧嗎?先把自己擰痛,使自己疼,然後說「哎呀,我們揉它,不要再痛苦了」,這不跟自己過不去嗎?今天臺灣就幹這種事情。
    爲什麽我特別講到二二八呢?因爲今天所謂臺灣獨立的一個主要的一個理論的架構就是架構在二二八上面。他們把二二八做了錯誤的解讀,做了錯誤的歷史解讀,然後用來伸張所謂「臺灣應該獨立」的章本,從而跟著來就是要求今天的臺灣人中,要求百分之十五的比例的外省人,外省族群,你們要給我乖乖的。這就是我所說的舊賬新栽,栽在新的外省人的頭上。我李敖就不接受,我講得很清楚啦,關我屁事,爲什麽我要接受?我就不接受。
    然後就講到死亡人數,鬧得很凶,最後有一個科學方法把它解決了。就是當郝柏村將軍做行政院長的時候,他說,臺灣不是在日本時代有很嚴密的戶口嗎,這個戶口制度一直流傳到國民黨統治的時候,我們查戶口好了,查一九四七年這年的戶口,凡是在二月三月這段時間死的人就算被外省人殺的人,我們全算,不管是病死的、摔死了、或者通姦被姦夫殺死了,這是我李敖解釋啊,通通都算,我們要看到底死了多少人。當時郝柏村寫文章說,他後來叫內政部長吳伯雄跟他報告,當時死的、失蹤者五百多個人。那麽繼續再查,郝柏村預估說是很難超過一千件。這就是郝柏村寫的文章《對二二八紀念碑文的一些看法》,他說很難超過一千件。
    果然不錯。所以大家看到沒有?現在二二八這個補償基金會最後查出來了,死亡的是六百八十人,失蹤的一百七十七,失蹤的也算。我剛才說了嘛,不管是跳樓的、燒死的、或者通姦被姦夫殺死的都算,都算被外省人幹掉的。六百八十加一百七十七,多少人呢?八百五十七個人。這些要求申請賠償的,每個人可以拿到六百萬台幣,相當於一百五十萬的人民幣。在這八百五十七個人裏面,只有一個外省人,只有一個外省人的後代,外省人的被害人申請了。那麽其他外省人哪去了?他們的後代哪裡去了?他們的後代逃掉了。當時二二八事變以後,他們發現「這個鬼島我們不敢再住了,他們要殺我們,我們不幹了」,跑回大陸去了。所以這批人不在臺灣,所以他們無法申請這個補償金。所以呢八百五十七件的賠償金每一件都給他們六百萬的時候,只有一個外省人拿到這個錢,其他都是臺灣人。
    可鬧來鬧去,就是郝柏村將軍的結論,不會超過一千件。既然不會超過一千件,今天大家在炒作的時候,說二二八死多少人,死的一萬人、二萬人、兩萬五千個人、三萬人、五萬人、八萬人、十萬人,越炒越多。如果死了這麽多人,難道查不出來嗎?這不是小的事情。現在重獎之下,誰死了就給六百萬,還不來申請啊?還等什麽啊?還怕什麽啊?申請了幾年,就是八百五十七個人。這就是說,我們用這個科學方法在查的時候,到今天是這樣子的。
    臺灣臺北市有個公園,就是新公園,被那個混蛋陳水扁做臺北市市長的時候改名叫作二二八和平公園。裏面有個很漂亮的房子,改名字叫作二二八紀念館。二二八紀念館開的時候,陳水扁去,第一個印象是說,這裏面怎麽關於李敖的部分資料那麽少呢?那對李敖不公平,連他都看不慣,就這麽一個紀念館。裏面有陳儀的講話,是不是陳儀講的話?不是,是找了一個老的外省的就浙江的老頭子假裝陳儀講的話,捏造這個東西在裏面播音,播出來。
    二二八紀念館有一個招牌,它下面的話,你看到沒有?死於二二八的事件的人數,據當年蔣渭川通過民政局調查,約有一萬八千人,胡扯!然後又說,根據人口統計,在一萬五千人到兩萬人之間,經過五十年的歲月,目前知道死難者姓名的約有一千餘名,其中收集到的照片者有一百三十名。看到沒有?自此二二八紀念館也是一千人。既然是一千人死亡,殺外省人的不算,臺灣人就算死了一千人,你憑什麽說這裏面是兩萬人?你憑什麽說五萬人、八萬人、十萬人?幹什麽?製造悲情,覺得「人給灌水了,死得越多越會引起同仇敵愾,可以引起大家的悲憤來恨外省人」。
    你陳水扁幹這種事情。今天陳水扁在國會裏面變少數了,他要拉攏親民黨,跟宋楚瑜所謂和解。他要把二二八這個問題,要談到族群融合的問題,他都不想參加二二八的這個點燈的晚會,結果被罵。真是罪有應得。你現在收不回來了,你放開了二二八這個老虎用來咬人,現在你發現不對了,要把它抓回來、把它收回來,現在發現力有未逮、有困難。這就是用這個族群炒作,用二二八的題目鬧到今天的一個結果。
    我李敖所能做的事情就是根據證據,根據歷史史料攤給大家看,二二八真相是什麽。歷史真相,我們值得去追求、值得去還原。可是根據歷史真相而加以錯誤的解釋,用來做族群的鬥爭、用來做所謂臺灣獨立的章本的,我們不贊成。這就是我今天李敖所說的事情,我的成績做得還不錯。

  3. 比國民黨還國民黨的作為,讓人瞧不起——民進黨現行版集遊法是在侮辱過去的自己
    https://buzzorange.com/2016/07/19/dpp-for-protest/

  4. 台灣人就是只要安定!
    所以很好騙!

  5. 哈哈哈!綠吱果然最好騙!
    ———————————————–

    民進黨還記得集遊法的初衷嗎
    2017-12-06 蘋果日報 黃惟冰(公共服務業)

    12月4日深夜,因不滿《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在立法院衛環經濟聯席委員會停止討論、全案保留送院會,數百位勞團人士與青年朋友集結於立法院周邊道路,並遭到警方舉牌警告後強制驅離。
    有鑑於此,讓人不禁質疑,民進黨全面執政已超過1年半,曾經說好要修改的《集會遊行法》呢? 從黨外時期開始,呼喊了那麼多年的理想,為何在終於可以手到擒來時,卻又裹足不前,虎頭蛇尾?
    2008年11月23日,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曾前往自由廣場探視靜坐的野草莓學運學生,更表示:「對於民進黨先前執政8年,卻未能促成修改或廢除《集會遊行法》,感到非常抱歉。」
    2009年5月6日,蔡英文主席在517大遊行前夕發表談話,其中也提到:「『把街頭還給人民』,這是馬英九在競選總統時的重要承諾;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承諾好像變成一個政治笑話……作為民主進步黨的一員,我們有責任讓台北的街頭能夠自由;也只有在自由的街頭,我們才有自由的社會。這是我們民主進步黨的責任。」
    如今回顧,試問,重新掌握政權的民進黨,促成修改或廢除《集會遊行法》了嗎?現在台北的街頭,是否足夠自由,完全屬於人民?而民進黨說要承擔責任的諾言,兌現了嗎?
    事實上,民進黨的立法委員們不是沒有嘗試過,在2016年新一屆國會產生後,包括陳亭妃、蘇治芬等人,都曾提出《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而鄭麗君除了內容修正外,也主張應將《集會遊行法》更名為「集會遊行保障法」,以明確國家需保障人民集會遊行的義務。至於林淑芬與陳明文,更曾提案要求廢止《集會遊行法》。
    不過,相較於《勞基法》在去年與今年各經歷一次大修的「疾如風」,《集會遊行法》的進度則是「不動如山」,自去年5月20日內政委員會發文後至今毫無進展。更別提在行政院的版本中,仍保留了「強制排除」以及劃設「禁制區」等爭議條款。
    有人說,民進黨在這次《勞基法》的修法過程中,背棄了勞工。但,或許更為諷刺的是,今天為了排除陳抗,民進黨恐怕又再一次的遺忘了面對《集會遊行法》,自己曾經有過的初衷。

  6. 以正義之名行專權之實
    2018-04-09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李正修

    行政院日前公布其「轉型正義委員會」正副主委名單,由民進黨前立委、亦曾任馬英九政府的監委黃煌雄領銜,並由陸委會副主委張天欽出任副手。
    促轉會名單一發佈,引發綠營內部議論紛紛,支持者認為黃煌雄是藍綠可接受的人選。但部分綠營批評者則認為,黃曾擔任馬政府的監委,血統不純,不利於轉型正義的執行。一位原有意出任該促轉會委員的大學教授就打退堂鼓,批評黃煌雄「出賣集體尊嚴換取個人官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批評,黃煌雄曾稱讚馬英九而求得監委官位,故希望蔡英文總統能撤銷提名。
    正因為促轉會是何等重要且具高度政治敏感的機構,蔡政府不思循廣徵社會公正人士之正途,卻反其道而行,以「轉型正義為名而行專權獨斷之實」,任由所謂的「不當黨產委員會」行政治追殺,造成政壇的腥風血雨。現在的促轉會當然不會得到任何期待,至多只是滿足綠營打趴國民黨的新鮮感而已,雖然說行政院多次為黃煌雄緩頰,卻對蔡總統的支持度毫無幫助,更不用說如何化解藍綠分歧了。
    不可否認,國民政府剛撤退來台之初,確實因懼於中共犯台而實施威權統治,進而釀成許多政治壓迫事件,甚至造成侵害基本人權、限制人民政治自由等。這些都應該藉由公平公正的挖掘,讓國人真正瞭解過去這段歷史,也提醒我們不該重蹈覆轍。
    然而,自蔡英文上任以來,汲汲於建功而放任黨產會濫權,國人非但看不到能夠處理歷史爭議的公正無私之獨立機構,反而看到追殺在野黨的戲碼天天上演。黨產會未經法院就自行認定國民黨黨產不合法,接著脅迫婦聯會進行協商否則就全面接管,全盤不顧及過去黨國體制的特殊性及歷史背景,抹煞婦聯會過去穩定台灣軍心的貢獻。更甚者,民進黨有意無意地散播不實歷史,有系統地對兩位蔣故總統造謠,刻意抹煞他們對台灣的巨大功績。
    民進黨也利用歷史教科書的修編,對年輕學子進行洗腦,意圖切割中華民國歷史。這些種種行徑只有一個政治目的,那就是將國民黨抹黑成只會剝削台灣人、對台灣沒有任何貢獻的外來巨靈惡魔。只要將國民黨在台灣的群眾基礎連根拔起,此後就可永遠執政、高枕無憂了。
    幸好大多數國人眼睛是雪亮、腦袋清楚的,他們雖然支持蔡政府正視史實的想法,卻不認同民進黨對國民黨趕盡殺絕的手腕,咸認不僅無法真正找到歷史源頭,甚至還埋下社會分裂的種子。
    例如,文化部長鄭麗君答覆立委質詢如何看待蔣介石對台灣的貢獻時,竟脫口而出:「誰會對希特勒歌功頌德?」她的思維完全沒有顧及台灣社會仍有感念先總統蔣公的多數人民,才會任由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有如此官員,國人怎可能期待蔡政府公正處理高度敏感的歷史爭議?
    此外,每逢二二八紀念日的到來,就好像是民進黨可追殺國民黨的特定日子。該事件本應是台灣社會的傷痛,爾今卻成了綠營打殺其他不同政治立場的免死金牌,藍營也迫於贖罪心理而默不作聲,更讓此事件難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或許這也是民進黨的政治操作策略之一,因為:沒有真相,就有追打國民黨的特權籌碼,也可繼續造謠傷亡人數來謀求本土悲情。如此不需任何代價的政治鬥爭,何樂而不為?
    來台參訪的大陸人士最喜歡評論台灣的一句話,就是「不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這是何等諷刺且令人難堪的對照面。民進黨向來自豪台灣的民主政治遠勝中國大陸,現在完全執政了卻淪為權力的奴隸,全然看不到蔡總統的「謙卑」,看看這些官員的嘴臉就知道了。
    民主豈能是民進黨作主?蔡總統應幡然醒悟,嚴肅審思轉型正義的真諦,好好約束官員的言行,誠實面對歷史的正反評價,讓史實不再是干預民主政治的工具,而成為團結全民的後盾。
    (本文刊載於107.04.07 中央日報網路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