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行動簡易問答(現場行動學生提供)

說明:本文為日內瓦事件當事人所寫,經其同意,由《超克藍綠》取得獨家,轉貼請務必註明網址與《超克藍綠》

◆ 為什麼歐洲各國的留學生要去抗議葉金川?

答:這場行動參與者自主性很高,每人動機不同,不宜統一下定論,但唯一的共識是:嗆台灣官員,目前只剩在海外嗆不會被黑衣人或警察教訓。(那怎能不把握最後的機會?)

◆ WHO及WHA這二個字看起來長得不大一樣?

答:前者是世衛,後者是它的年會;我們今年只是列席了一場會議,根本沒有加入任何國際組織,但政府與統媒聯手欺騙國人,所以學生才會對葉金川不滿,而高舉標語:「進世衛不是去開會」。

◆ 以前台灣以「中華台北」加入APEC,是靠國際協商,而此次葉金川出席WHA,由中國一方操盤搞定,這對二岸問題有何影響?

答:由於我方無異議接受,且萬般感謝中國,這使得未來二岸問題,甚至台灣的前途,國際會更沒有置喙空間,我方的國際地位與國際活動都將逐步「去國際化」,而鎖進中國裡。

◆ 如果覺得「中華台北」是有辱主權,那為何奧運或APEC時,留學生不去抗議?

答:因為沒有在歐洲舉辦,不然我們就會去抗議。

◆ 除非不進國際場合,否則以「中華台北」名義,可能是不得不的最後選擇,大家應互相體諒,不是嗎?

答:奧運或APEC的「中華台北」,都是「一中一台式的中華台北」,我方資格受國際承認,保有主權意涵,權利形諸文字,且不附屬其他國家;但葉金川式的「中華台北」,有了創時代的革命性之舉,是「一中架構下的中華台北」,我方是中國下的非政府組織,葉不僅未發言爭取模糊詮釋可能,還得意洋洋於現狀。

簡言之,葉金川這國際事務白痴,在WHA「玩爛」了「中華台北」,讓這個名號從此得以被去主權化詮釋,可謂遺禍無窮。

◆ 除了葉金川玩爛「中華台北」這頭銜外,這次WHA,還有什麼可怕的事發生?

答:今年台灣民眾要旁聽WHA,中華民國護照(外交部)不再成為對方認可文件,必需改用歐洲居留證或中華民國民身份證(內政部),並經一中籍官員點頭,才能進會場;這是有史以來,我方護照在中國以外的地區,首次被認定為廢紙一本,具有重大喪失主權意義;可恨的是,會中的葉金川對之採漠視與默認。

另外,過去WHA中,雖然台灣沒有列席,但第三國提及我方均用台灣一詞,從今年起,他們全改稱我方為「中華台北」,甚至友我的國家亦同。

◆ 東森記者舒夢蘭有在電視前表演拿我方護照進入會場,以駁斥我們的說法,這是怎麼回事?

答:她本來就有採訪證,即使不出示任何原始證件,也可進入會場。而我們有一卡車的人證,他們都是花了機票錢來到日內瓦,卻無法進入會場的台灣人。

◆ 不要計較國家名稱、主權嘛,台灣能「走出去」最重要,不是嗎?

答:本來不讓你出門的惡霸,突然要你脫光衣服、掛狗圈,讓他牽出去給眾人笑,你要「走出去」嗎?就算一定得如此走出去,也可以選擇無奈表情出場,至少要唉幾聲;最下作的,就是還選擇自滿於龜孫子狀出場,就像此次葉金川之WHA出席。

◆ 就算有辱主權,只要能帶來實質幫助,我也肯脫光衣服「走出去」,因為人命無價,管它藍、綠、紅,WHA不能不去?

答:關鍵就在此,正是因為葉金川沒有爭取到任何制度性的實質改善(疫情通報系統未改善、參加專家與技術性會議的權利未改善…),也不敢開口要求,還交了五百萬美金,卻徒有列席「形式」,這才令人生氣。可說面子、裡子、金子,無一者存,必定是台灣史上大笑話。

目前世衛的活動,台灣仍是事事牽就於中國,不顧人命、聲名狼籍的中共成了台灣健康的監護人,而我們就像是位沒有行為能力的人,要送死或送醫,都得看監護人臉色;所以我們才會高舉標語牌「台灣的健康,不用中國監護人」,馬政府如果認為務實比「名稱、形式」重要,就該把精力放在改善此劣勢,而非花錢去演條中國狗。

◆ 長期關注WHO議題的台灣組織(歐洲醫事聯盟、歐台會…),在日內瓦是如何關心葉金川的發言?

答:就其公開信,他們希望葉金川與會時表達:1. 對一中架構下「中華台北」名稱的正式抗議。2. 發言自稱台灣,不得以中華台北自貶。3. 翻轉過去由友邦為我代言的模式,把握入場機會,表達爭取成為完全資格會員的意願。

◆ 這些訴求聽起來都很正當,也容易利用外交辭令婉轉表達意願,那葉金川在WHA中如何回應?

答:除了因應上述台灣團體的要求,勉強講了一次「台灣」,其餘皆交白卷;可稱是99分的中共龜孫子。

◆ 雖然接受一中架構的中華台北,又沒有換得實質幫助,馬政府很不應該,但明明就是中國政府更罪大惡極,留學生為何不抗議它,反而去抗議葉金川?

答:提出這種問題的人,就好像看到人家在小便時,問道:「你這人怎麼不用大便的?」(唉,只不過是您沒看到而已。)

◆ 可是明明沒看到你們去中國代表的餐會嗆聲,難道葉金川會比中國代表可惡嗎?

答:縱然狼狽為奸,自己家裡養出的狽,一定會比外頭的狼,更令人痛心、更令人感到欠罵。

◆ 說這麼多,還不是柿子挑軟的吃,葉金川比中國代表好欺負?

答:抗議自己的政府,比抗議別人的政府更需要勇氣,畢竟國民黨政府是會秋後算帳的;見目前國民黨與統媒對付黃姓女留學生的情形,就是證明;她過去多次抗議中國政府打壓台灣,都未曾受過對方如此攻擊。

◆ 儘管這次大家對WHA的列席形式不滿,也不要針對葉金川,因為那是外交人員運作出來的?

答:這是對所謂責任政治沒有認識的發言。

◆ 葉金川是抗煞英雄,為什麼留學生還可以這樣對他?

答:會提出這種質疑的人,只有二個可能:一、認為媒體胡編的「抗煞英雄」名號是尚方寶劍,從此可護體一生;二、將官員當神在拜的人。

◆ 葉金川和留學生在國際場合互嗆,都不禮貌,二方都是在國際舞台丟台灣的臉?

答:我們在乎主權、在乎實質的國際衛生保障,更甚於禮貌;就像是有人要搶我的錢,我不會對之禮貌,而現在是有人為了個人「風光」(?) 三天,要傷害大家共享的國格。

那些指責他人的抗議不顧及禮貌,可能是被上位者所馴化了,因為世上沒有一場抗議是禮貌的;再者,認為民嗆官是丟台灣人的臉,應是見識不廣,因為這在真正的民主國家都司空見慣,但也有可能是缺乏民主素養 :認為台灣主權被羞辱不是國恥,而台灣官員被羞辱才是國恥,也算是半個將官員當神在拜的人。

◆ 葉金川認為羞辱他就是羞辱台灣,這是什麼思維?

答:典型的「朕即國家」。

◆ 葉金川認為會講台語才是台灣人,這是什麼思維?

答:典型的福佬沙文

◆ 當葉金川揚言要告學生們,過幾天又說得了失憶症,學生們心裡面都在想什麼?

答:愛哭就算了,怎麼有人笨成這樣,是IQ陪EQ一起崩潰嗎?

◆ 那葉金川在所有媒體前辱罵女學生「襪…見笑」、「下飼下種」…,學生要告葉金川嗎?

答:why not?

◆ 蘋果日報評價學生的行為:「愛台人士有時太過激情,作風反像大陸幼稚狂熱的憤青,只能以『愛國賊』稱之了。」有何看法?

答:對一項民主國家司空見慣的抗議行為,責以「憤青」、「愛國賊」,為文者是患了嚴重的「民主恐懼症」,時機若至,必是威權統治者的一流爪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