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小說 – 煉

二月結束了。
228過去之後,眾政客的喧譁聲也停歇了。
此時此刻再談228歷史事件,我們的眼睛才會晶亮;耳朵才會清楚;心靈才會明澈。

煉 – 煉獄,試煉,是我在2005年時所寫下的一篇短篇小說,其中以228的史實為主要題材。故事中的事情都是真實的,人物則是部份虛擬。
今天再讀這篇小說,一種奇怪的感覺,奇怪阿!油然而生。

~~~ 煉 ~~~

生之慟

詩代序言

1947南國哀歌

所有的菁英已都死去,
只殘存些鄉村野叟。
這天大的奇變,
誰敢說是起於一時?
人們最珍重莫如生命,
未嘗有人敢自看輕,
這一舉會使殺戮橫行,
在他們當然早就看明,
但終於覺悟地走向抗暴,
這原因就不容妄測。
雖說他們無文無知?
但是這一番啊!
明明和往日有異。
在和他們同一境遇,
一樣呻吟於不幸的人們,
那些怕死偷生的一群,
在這次血祭壇上,
意外地竟得生存,
便說這卑怯的生命,
神所厭棄本無價值。
但誰敢信這事實裡面,
就尋不出別的原因?
「一樣是歹命人!
趕快走出去!」
這是什麼言語?
這有什麼含義?
這是如何地悲悽!
這是如何的決意!
是怨是讎?雖則不知,
是妄是愚?何須非議。
是怎樣生竟不如其死?
恍惚有這呼聲,這呼聲,
在無限空間發生響應,
一絲絲涼爽春風,
忽又急疾地為它傳播,
好久已無聲響的雷,
也自隆隆地替它號令。
兄弟們!來–來!
來和他們一拚!
憑我們有這一身,
我們有這雙腕,
休怕他蠻橫、機關鎗!
休怕他大砲、爆裂彈!
來!和他們一拚!
兄弟們!
憑這一身!
憑這雙腕!
兄弟們到這樣時候,
還有我們生的樂趣?
生的糧食儘管豐富,
容得我們自由取用?
已闢農場已築家室,
容得我們耕種居住?
勞動總說是神聖之事,
就是牛也只能這樣驅使,
任打任踢也只自忍痛,
看我們現在,比狗還輸!
我們婦女竟是消遣品,
隨他們任意侮弄蹂躪!
那一個兒童不天真可愛,
凶惡的他們忍相虐待,
數一數我們所受痛苦,
誰都會感到無限悲哀!
兄弟們來!
來!捨此一身和他一拚!
我們處在這樣環境,
只是偷生有什麼路用
眼前的幸福雖享不到,
也須為著子孫鬥爭。

(原為賴和先生為霧社事件所寫之南國哀歌。今妄動更改,借花獻佛,僅以此詩獻給228事變中死難的勇敢的台灣人,27部隊以及所有為此付出慘痛代價的台灣先賢。)

~~~

序曲

1945/10/25,晴天,雷聲不斷。

放送頭轉開,喇叭開到最大聲:

歡迎歌
陳保宗作詞 周慶淵作曲

台灣今日慶昇平,仰首青天白日青。
哈哈!到處歡迎,哈哈!到處歌聲。
六百萬人同快樂,簞食壺漿表歡迎。
哈哈多是歡迎,哈哈多是歡迎。 

~~~

引子

(1)
「阿福伯!汝這早起喔!」
清晨,厝角鳥仔歡欣雀躍的吱喳個不停;天空飄著幾朵淡雲,陽光慵懶的撫摸大地。這麼早,大概清晨四五點吧,阿福伯老早起了身—大半身來養成的早起習慣—從自家漫步到街頭一角的矸仔店—阿福伯的事業;開始一天的工作。
路上遇到了同樣早起的阿狗;他到街的另一頭,一家米店,也要開始一天的工作。

「阿狗!汝麼真 kau 早!」
「汝這早著 me 去顧店,阿最近生意好麼?」
「生意沒 le tan gua 好啦,he 阿山仔一來,ge 越害喔!」
「僥倖喔!米是 lan lan 每日都需要 e,但是 ue_n 米店的生意嘛係越來越歹,ui 頂個月開始,ke 欠米 ne!」
「什麼!阿講起來,咱日子不得 me ge ka 歹過?」
「舊年這當時,米一斤嘛才兩 cent,現主時,米一斤已經起 ga 八元外囉!日子看來是 e ge ka 歹過喔!」

一個人往這邊走來,阿福伯和阿狗機警的停止了交談,對望一眼,各自散去了。

(2)
碰!簡平山把一本書丟到顏再策桌上。

「 これは何であるか? 」
「你不要講日本話啦!日本人已經走了,現在要學說漢語!還要看這書,看到沒?三,民,主,義,你看看,等一下來倉庫後面找我們,嘉義那邊有三民主義青年團的人來給我們講演,不要讀冊讀到勼脊偏!快跟我們一起來!」

顏再策把頭抬起來看著簡平山,「你真的還以為,祖國給我們帶來希望?」,顏再策環顧了四周,因為已經是太陽西下的時候了,教室裡只剩幾個同學專心看著自己的書。「看看他們,再看看你我,看看現在的狀況,有未來嗎? 愚か!」

顏再策起身,拿起自己的書包,掉頭一語不發的走。簡平山氣的大叫:「你這個皇民!四腳仔的走狗!」

(3)
「這煙,汝批去賣。」
「這係私煙……」
「汝要賺錢,要生活,要飼著兩 e gin 仔,汝沒賣這,有法度?」
「大人 e 抓!」
「現主時賣私煙 e lan 滿滿是,汝那細意就 me 有代誌。」
「……」
「阿邁,我係替汝想辦法。」
「好吧!」一臉的無奈和猶豫寫在無措的阿邁的臉上。做賊似的,他把幾盒香煙,藏到一個破爛的皮袋子裡,慌慌張張的離去。

回家的路上,他還想著,若真的多賺了點錢,也許可以到市場裡買條魚,孩子們可以吃的好一點了。

(4)
阿福伯看著三個著軍裝的男人進到了他的店裡來。
這是數天以來難得的顧客。但是阿福伯不得不提高警覺,仔細盯著這三個人。
三個男人在不大的店裡左顧右瞧,看著各種生活用品,不時摸摸,又彼此交頭接耳。其中一個男人忽然大聲的說:「這裡沒有我們要的東西,走啦!」
三人大踏步的就往店門口走去。
「欸!」阿福伯大聲叫起來。
三個男人一聽這聲音,加快腳步往外走。
阿福伯一個箭步往前,硬生生的拉住其中一人,「這什麼這什麼?!」阿福伯很不流利的說起北京話來,一邊把男人的手扯住,一瓶醬油匡啷一聲,摔到地上,流了一地鮮紅。
「汝偷拿醬油,現在摔壞了,給錢,賠錢!」
三個男人戶望一眼,較長得那一位瞪著阿福伯,說「錢,我們會賠,你記住是誰拿你的醬油,到我們營裡來拿錢。」
阿福伯還來不及回應,三個男人一起衝出了門口,很快走了。
阿福伯看著跌破的醬油,無奈的在心中咒罵起來。

~~~

本事

(1)
天色晚了,燈光從幾戶人家裡透了出來。天馬茶房熱鬧了起來,客人開始多了。阿邁看著夜色漸漸籠罩,想到兩個孩子在家等他,今天賣香煙的錢比平常多了一些;是那些有犯罪意味的私煙所帶來的錢財吧。阿邁不敢在腦中多想關於私煙的種種,他趕快動身收拾他的香煙攤子,該回家了。

「你在這裡賣煙?」
阿邁沒注意到,忽然出現了六個人圍在自己身邊。
他驚恐極了!
「大人!我賣煙,我攏賣專賣局 e 煙!」
「老傅,你看他的樣子,說謊嘛!早上我們在淡水撲了個空,現在逮到個私煙販子了!搜!」
阿邁聽不懂這個人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忽然,旁邊的人動作了起來,將他的攤子一下子掀翻。
「阿!大人!」阿邁心知事情不妙,叫了出來。
十幾個路人聞聲駐足,往這邊圍了過來。
「老趙,你看這什麼!這不是專賣局的煙!」
「喂!你賣私煙,香煙全部沒收,你今天賺的錢也全部沒收!」
「阿!阿!」阿邁還是聽不懂他們說些什麼,但他知道事情不妙,忽然覺得天旋地轉,他看到兩個人把他攤子上的煙全拿走了;他覺得自己快昏厥過去;忽然一股力量用力拉扯他的身體,他跌在地上;抬頭一看,他的錢包被取走了!

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並且開始指指點點,有人說:「不可欺負婦人!」

「阿!大人!大人!煙恁拿去沒要緊,但是錢 me 使拿走!我求恁!我有兩 e gin 仔要飼;yin 愛食魚,我 me 買魚仔轉去 ho yin…」

「幹什麼囉囉唆唆的!走開!」
「大人!」
阿邁一看大人完全不理會他的話,往前便用力的抱住了對方的腳。

「阿!!」
一陣尖叫聲劃破了籠罩大地的夜。
原來老傅一看阿邁抱住了他的腳,頓時感到又惱又氣,「你這個潑婦!」
老傅拿起身邊佩槍,將槍拖由上而下用力揮去,很準確的敲破了阿邁的頭。
阿邁因為疼痛放開了手,同時尖叫起來,接著便暈了過去。

圍觀的群眾看到這一幕,頓時鼓譟起來,「阿山仔欺負咱台灣人!」
「食人夠夠!」
「兇手!不使 ho 走棄!」

這下,老傅和老趙等六個人緊張了;圍觀群眾越來越多,而且向他們包圍過來。老傅的槍還握在手裡,他看這情況,拿起槍,朝天空扣下了板機。

(2)
「害囉!代誌大條囉!」阿狗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到阿福伯的店裡。
「你敢有聽 Radio?阿山仔昨打傷一名婦人,今哪日又開槍打死請願 e 民眾,台北城已經天下大亂囉!」
「亂!是早晚 e 代誌,我一點阿不感覺意外。」阿福伯淡淡的對阿狗說。
「咱今嘛 me an 怎?」
「靜觀其變囉」阿福伯仍然淡淡的說。

(3)
「你們不要怕。請你們先暫時到一中的倉庫來避一避,學生自衛隊負責保護你們的安全。」

顏再策用不太流利的北京話,對著一群滿臉恐懼的人們說著。

「我們不會打阿山,彭清靠先生已經組成了事件處理委員會,事情很快會有個結果,請你們先來避一避。」簡平山補充著說。

「平山,你先帶他們去倉庫那邊,我和大家先討論一下怎麼維護秩序的事情。」

「わかりました!」簡平山應諾著,便指引著一群人往倉庫的方向走去了。

(4)
機槍聲從清晨便已響起。究竟有多少人倒地不得而知。住紮在高雄要塞的軍隊接獲上級命令,便開始由壽山上下來,進行敉平叛亂的行動。

簡平山得到消息,慌張的跟顏再策報告「彭議長和其他去跟司令官談判的人都被抓了;現在到處都是軍隊,到處都聽的到槍聲!」
「阿山仔真的要跟台灣人開戰?」顏再策歪著頭若有所思的說。
「我們解散吧!不然太危險了。」
「現在外面情勢混亂,解散自衛隊未必是正確的。但是,你們想離開的人趕快離開,我仍然會守在一中,伺機而動。」
「再策,那你保重了。」簡平山激動的說著,轉過頭去和其他幾個人匆匆忙忙的走了。

幾個小時後。巨大的爆破聲在校園內響起。機槍聲不絕於耳。
「我們被包圍了!」一名學生跑進教室當成的臨時指揮所告訴顏再策。
「你們幾個,快過去倉庫那邊,保護那邊的阿山仔不要被波及;我想辦法,帶一些同學,想辦法到火車頭對面的長春旅社,突破包圍。願意跟我來的人,走吧!」

顏再策和幾個同學,一人拿起一把警用手槍,彼此面色都非常凝重。「我們伺機而動,一衝出校門就不要回頭。」顏再策吩咐著。

顏再策緩緩移動身軀往校門口潛進。他舉起槍,砰砰兩聲,擊倒了兩名軍人;「快!趁現在!」顏再策一聲呼喊,數名同學趁著軍人遭到偷襲混亂的瞬間,衝出了校門。顏再策是最後一個衝出校門的,奔跑間, 忽然感到腰間一陣刺痛;但他繼續飛奔,然後是肩膀,好像有什麼妖魔強行鑽了進去;他感到熱血沸騰,一定要繼續往前跑,不這麼往前跑去,就沒有希望了!他感覺到惡魔鑽進了他的肚子,他的大腿,他的胸口。

(5)
報紙天天都記載著混亂局勢的發展。
阿福伯還是堅持著每天要去開店門,做生意。

高雄車站和高雄一中的混亂戰役後,軍隊很快來到了阿福伯所住的所在。這時大部分的學生都已被打死或者逃散,槍聲已經少了。軍隊仍四處尋找著暴民的蹤跡。

阿福伯的店裡闖進來三個軍人,阿福伯看著眼熟,但是還不及細想,一名軍人拿起長槍,長長的刺刀便往阿福伯的腹裡送。碰的一聲,阿福伯摔到地上,流了一地鮮紅 ,模模糊糊中他聽到「肏他媽的屄!拿瓶醬油也要給錢?」

~~~

尾聲

1947年3月8日,閩台監察使楊亮功率領憲兵隊由基隆港登陸上岸。「綏靖」的工作開始展開。台灣民眾雖然並未對軍隊進行抵抗,然軍隊依然在街頭進行掃射。

緊接著「綏靖」工作之後,「清鄉」工作持續進行。大量台灣的菁英分子遭到逮捕殺害。

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林茂生,於3月11日遭逮捕後槍決。

知名畫家陳澄波於嘉義火車站前遭槍決。

林獻堂被指為台獨份子,險遭牢獄之災,幸得丘念台說項,使得倖免於難;此後遠走日本終身未再返台。

蔣渭水之弟蔣渭川雖在228事件中站在官方立場,卻在清鄉時被指為首要陰謀份子;蔣渭川遭警總槍擊,所幸因為槍枝卡彈逃過一劫,然其女卻當場遭格斃。

阿福伯雖遭刺刀刺擊,然大難不死。此後仍堅持其堅毅性格,終身為生活默默奮鬥。

簡平山與其他曾經經歷過228事件衝擊的人們;從此深信唯有台灣人才能真正帶給台灣希望與和平;從此終身為台灣奮鬥不懈。

~~~

青年

2004/2/28

很長很長的人龍,一層又一層的排列著,從台灣北到台灣南,百萬雙手即將連成一線。綠色小旗子揮舞著。

潘順發遠遠的看見他的高中同班同學,監侑珍;他和他的朋友在人群裡興奮的說著話。

「侑珍!侑珍!」,潘順發擠過人群圍成的長牆,邊跑邊叫喊著監侑珍。

監侑珍轉過頭看到潘順發,努力的揮了一下手。

潘順發終於跑到侑珍跟前,滿頭大汗,「阿你怎麼也來了?」
「怎樣?我是不可以來喔?」侑珍以略帶生氣的口吻說。
「你們全家都是深藍的耶!你跑來阿扁的造勢活動,你不怕回去被你爸罵死喔?」
「你講什麼瘋話,我是來為台灣,又不是為阿扁!」「我們是因為覺得這個活動很有意義所以來參加的!」侑珍身邊一個朋友接著說。
「阿你們還是要投給連宋喔?」潘順發一臉疑惑的瞪著監侑珍。
「你很白爛耶!管我要投給誰!」監侑珍很大聲的回了一句。
「算了,你能來我就很感動了啦,不跟你講這個。真的愛台灣喔,就要選對的人,你今天手才不會白牽啦。」,潘順發邊說邊回頭走了。侑珍和他的朋友轉頭繼續說話。

ENZYME從國外打了一通電話回台灣給他的好友Alice。
「妳去牽手了嗎?」
「去啦。」
「很感動?」
「普通。沒太大感覺。我不想比大拇指,也不想拿綠色旗子。我覺得我今天去是為台灣去的阿!」

跟選舉其實關係不大。最後, 百萬雙手牽了起來,在西台灣連成一線,也把台灣的人與心緊緊的抓在一起。

「還有什麼好害怕?還有什麼困難的呢?」

~~~

終曲

放送頭轉開,喇叭開到最大聲:

XX/XX/XX,鳥語花香。

阮若打開心內門窗 

王昶雄作詞 呂泉生作曲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雖然春天無久長,總會暫時消阮滿腹辛酸。
春光春光你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的人。
雖然人去樓也空,總會暫時給阮心頭輕鬆。
所愛的人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的人。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雖然路途千里遠,總會暫時給阮思念想要返。
故鄉故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雖然前途無希望,總會暫時消阮滿腹怨嘆。
青春美夢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