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和平紀念碑

228和平紀念碑台北有一個小有名氣的公園,叫作228和平紀念公園。

這個公園的小有名氣,曾經,因為這邊是很多同性戀的聚會場所;在一堆人的口耳相傳之下,讓這座當時名為新公園的公園多了那麼一點點特殊性。至於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多的同志出沒?好像也沒有人認真的做過統計。

公園內有名的地標就是228和平紀念碑,紀念碑的設計者是王俊雄、鄭自財、陳振豐及張安清,1996年2月28日在當時的台北市長—陳水扁的主導之下正式揭碑,並將新公園更名為228和平紀念公園,隔年,在公園內設置228和平紀念館。
pict0879

兩年後的12月24日,台大病院站正式通車而啟用。站內設置有公共藝術數個,作者為李光裕,其設計理念為『以生命探索的角度來思維。。。一站又一站,無論過程如何,到最後不該是孤獨、怨嘆、不安,而是溫暖有愛,寧靜澄明。。。。』

公共藝術的元素巧妙的連接起228和平紀念公園與台大病院的關係,一個是人民為了爭取人權與自由而導致流血衝突的反抗開端,一個是跟死神爭奪生命延續權的激烈戰場。

出了捷運站,直接就可以進到公園內,這裡的遊客一向很多,但很多人只是把這公園當作一個假日閒晃與聊天聚會的場所而已,畢竟228事件對這個國家的很多人而言,依然太過遙遠與模糊。

********************

我到達紀念碑的時候,有一群小孩開心的玩著紀念碑底下的水,這是一群活在民主之下的世代,我想,他們如果有機會看到兩蔣國喪期間的紀錄片,或許會覺得超級不可思議吧!而我必須等這群小鬼玩高興了,從雕塑底下追趕著跑出來之後,才有空間讓自己走進去看看這個紀念碑。

紀念碑的設計者之一是當初參與424刺蔣案的鄭自財(後來改名為鄭自才),他本身是個建築師,至於他為什麼放著一個好好的國外建築師工作不做,跑去跟黃文雄一起籌畫刺蔣的這種危險行動,可以看這一篇的說明。
228和平紀念碑03
紀念碑有3個實體的菱形,前方有2個線框組成的菱形,從正面看去像個倒下來的阿拉柏數字8,又像數學符號中的∞(無限值)。上面有個像天線的東西,下面有個淺淺的水池,水池中央的水跟外圍連接,會一直循環,∞的下方有用幾塊6角型的切割石材鋪成的一個走道,繞著裡面的一個圓柱體,上面有幾個手掌印,圓柱體裏面又包圍著一個四角柱形的雕刻,水流暢的串連起這一切,由最外圈緩緩的流向中央,然後湧向這個四角柱體,發出厚重的低沈水聲。
pict0866
走道的石塊連接方式是點對點,行走的時候必須低頭看著石塊,以免不小心踩到水中,每一步都必須小心翼翼的用低著頭的彎腰姿態前進,走進雕塑下方微暗的空間裡,水面清晰可見自己的臉孔映影,這是否暗示著228事件當時民眾的心理,被一股極權統治的力量壓迫著,無法挺直身體的驚惶失措?水從我的腳下通過,圓柱體邊緣有著一雙雙的手印,我將手放進其中的一對手印凹槽,俯身看著外圍原本平緩流動的水,在這邊加速的流進一個深深的池子裡,白色的水束衝進水面發出低沈的聲響,那深不見底的水中,佇立著一根黑色的四方柱形雕塑,上面刻著類似印章上的文字圖案,整個紀念碑用一層又一層的包圍方式,有種包容或者擁抱的意味,菱形的3塊主要石材,用光滑跟粗糙的面銜接組成,有陰陽跟生死的循環意味,不停循環流動的水,從地面流進地底,讓人想起曾看過的經文:「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阿摩司書5:24)」,而我願這象徵公平與公義的水流能撫慰當時被迫害而犧牲的無數靈魂。
228和平紀念碑04228和平紀念碑06228和平紀念碑07

********************

這個從1908年就存在的公園,怎麼會跟228發生關係呢??

1945年,國民黨從中國節節敗退,跑來台灣,當時的台灣人民正經歷過日本的殖民統治,對於那不曾有過緊密往來的模糊祖國,抱著虛幻的美好想像。兩年後(1947年),因為追緝私煙事件而引起的官民衝突,讓忍無可忍的大批民眾衝入位於公園中的『台灣廣播公司』(舊稱的『放送台』),對外播音發出忿怒的控訴,成為全國反抗活動的開端,也因為這樣的歷史關聯,讓這座有著日式拱橋及荷花池塘的典雅花園,在經歷慘痛的無差別大屠殺50年之後,正式更名為228和平紀念公園。

當初一言堂式的放送台,在經過民主的推擠之後,變得多元,有播放音樂的音樂台,有討論政治的call in台,有叫賣成藥的電台,有報導交通車況的電台,從戒嚴時期的地下電台到正式合法的播放電台,這些改變,想必是當時想用言論來掌控人民的獨裁統治者,以及忿怒衝進播音室的民眾不曾想像過的局面吧。

228事件近三十年後,鄭自才與黃文雄在海外籌劃了刺蔣案 (刺殺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用那瞄不準的一槍改變了往後20年來的台灣政壇生態,也改變了他們兩個人的一生。案發後,兩人分別經歷海外長期逃亡及身陷囹圄的歲月,一個後來在獄中參加了228紀念碑的競圖比賽,一個26年後闖關返台,長期從事關心人權的運動。

這些抵抗極權統制的血淚歷史,在民主化的今天,不再被提起;那被大批民眾忿怒的腳步踏過的土地,現在是一片茵綠的草地,點綴著人們的談笑聲及落葉;當時透過電波在空氣中放送的控訴字句,現在的人民已經聽不見一絲回音;那個隱含無數意義的紀念碑,變成孩童們戲水的遊樂園;而那個當初幫這座公園正式更名的人,卻沒做到轉型正義 – 所以,僅僅立了碑紀念,卻沒有任何一個犯錯的人為228事件中的任何一條性命低頭認錯,或者請求原諒;當時下令開槍的罪魁,執行屠殺的禍首,至今依然沒得到一個歷史上該有的正確定位。
228和平紀念碑08
刻在墓碑上的無辜名字已經夠多,不需要再多一個紀念碑(中正紀念堂?)來揭起受難者家屬更底層的傷痛。

陳雲林來台之後的一個月後,當時的壓迫及肅殺之氣在公園裡的這些人的身上似乎看不出殘留的痕跡,違反程序的羈押禁見也不是這些人口中相互談論的話題,在這座228和平紀念公園裡的人們,知道他們身處的這塊土地歷史嗎??

我們希望能紋在世世代代身上的圖騰,到底是鮮明的公平正義??還是血跡般的鮮紅印記?

廣告

一個回應

  1. Nice site reall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