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石濤紀念座談會

作家必須放棄所有人間美好的享受,窮苦寂寞地咀嚼他的沮喪和絕望。他給家人帶來的是災難和損害。文學是什麼呢?文學是上帝給特定的人物降下的天譴吧。
─ 葉石濤


g2_1_13

葉石濤先生於本月11日辭世,為了紀念這位台灣文學的舵手,交大將舉辦葉石濤紀念座談會,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前往參加。

時間: 12/23(二)下午2:00 地點: 清大人社院A202

與談人

清大台文所教授群加上

下村作次郎(日本天理大學國際文化部教授)—日本的台灣文學研究權威

楊 翠(中興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作家楊逵孫女

陳淑容(成功大學台文系博士候選人) —研究日本時代文學活動,曾在成大受教於葉老

~~~

葉石濤辭世 鍾肇政哭了【聯合報╱記者楊德宜、徐如宜、鄭光隆 /連線報導】

「我們同年,葉老過世,我特別感受到我也到暮年」,與葉石濤同年的台灣文壇大老鍾肇政,昨天得知老友葉石濤去世,拿出葉石濤全集緬懷,淚水盈眶,悲慟不已。

台灣文學大老葉石濤昨天以八十三歲高齡病逝,葉石濤集小說家、文學評論家於一身,與鍾肇政同年,被譽為「北鍾南葉」。鍾肇政說,讀葉老的作品會讓人「一邊笑,一邊哭;他可以逗人笑,也逗人哭」,稱讚葉老的作品在台灣文壇是少見的幽默。

今年十月鍾肇政在參加台灣文學館鍾肇政文學展及館史室揭幕後,到醫院探望葉石濤,抵達才知道葉老已住進加護病房,「我進去大聲喊他、搖他,他都沒反應,已人事不醒了,這是我見他的最後一面」。

「我們能活這麼久,歷經動盪歲月,葉老一生已無愧,相信他可以含笑九泉」。鍾肇政說,葉石濤十六、七歲時,就以日文發表文學作品,是非常早熟的作家,當時文壇是日人天下,葉老的作品在日文雜誌「文藝台灣」發表,實在了不起,中學畢業後葉老也被「文藝台灣」延攬當編輯。

鍾肇政說,光復後多數台灣人都經歷從日文到中文書寫的艱辛過程,葉老跟他一樣都是從頭學起,而葉老在民國五十二、三年就開始發表中文小說。葉老讀的書非常多,歐美文學幾乎都涉獵,除小說創作,也寫台灣文學史。

他說,葉石濤的「台灣文學史綱」是戰後第一本台灣文學史著作,也是台灣文學研究的奠基者。他與葉老見面機會不多,民國五十年代他認識葉老後,每年吳濁流文學獎一起擔任評審,往往一年就見那一次面,但感情卻相當深。

「他南我北,路途遙遠」,鍾肇政說,年歲大了,兩人得靠書信往返,九十五年三月十五日兩人在靜宜大學對談,是最後一次的合影。

葉石濤住院期間,曾貴海、鄭烱明、陳坤崙等文學界朋友也頻頻探訪,安慰、鼓勵他。相較於剛入院的樂觀,後期插管、洗腎的病痛折磨,葉老明顯消沈,一直跟家人表示「想回家」。

文學台灣雜誌社主編彭瑞金說,葉老心裡當然明白「回家」的涵意,就是告別自己的人生,但他並無所懼。

台灣文學館開館至今五年,葉石濤八十歲和八十一歲生日都在台灣文學館過,兩年前,台灣文學館收集葉石濤作品,出版葉石濤小說全集,一直到今年才全部完成。

葉石濤曾經為了謀生,翻譯過股票心理作戰、香菸的歷史等非文學類的書籍,在他的寫作生涯中,寫了八百餘萬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